社会新闻

不法务工的外籍教授,刘某娟首要负担将外籍教授介绍给各大幼园

以学习、商务短期签证来华进行幼儿教育工作

法官

法院查明,被告人还帮助已经入境后非法务工的偷渡人员进行短期签证续签,支付一半或全部的签证续签中介费用。

负责对外教进行审核的赵某则表示,在俄罗斯、韩国等境外办理的商贸和学习签证,只要能让外国人以一个合法的身份入境即可,但是不会做和商贸有关系的任何工作。同时在与幼儿园进行对接的过程中,“会让他们删掉与我的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因为害怕警察查到我们公司给他们幼儿园介绍派遣过外教。”赵某表示。

孩子们的老师,居然是这样一些“非法务工的外教”,还因此让家长多掏不少腰包,不免让人既担心、又气愤。那么,这些外教到底从哪儿来?又有哪些环节存在监管漏洞?

7月16日上午,北京市三中院当庭作出终审判决,维持原判。

于靖民:“他们通过在网上的即时通讯工具以及在网上论坛寻找消息,找到了有意来华从事外教工作的一些外国人,取得联系之后跟外国人商讨如何入华。”

外教在国内任教需哪些资质

一审法院认为三被告人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外教没有合法入境手续,非法组织多名外教入境,并介绍外教非法从事劳务,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分别判三人有期徒刑两年、一年九个月、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五千元。北京三中院终审维持原判。

上诉中,刘某娟表示不认罪,其称涉案外国人护照和签证都是真实的,且是外国人自行办理的。审批行为是公司工作内容,在公司法人和实际控制人未定罪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其有罪,涉案外教等三人未被认定为偷渡,自己也并没有见过涉案外教。

7月16日上午,北京三中院对刘某娟、刘某霞、赵某月涉嫌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案作出终审裁判。三名被告人均为女性,都是大学文化,其中,刘某娟案发前是北京蓝海云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监事、北京良勖创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另两人是公司员工。涉案两家公司实际经营地址均为北京市朝阳区通用国际A座,两公司股东及员工均相同,从事外籍教师中介服务。审判长于靖民介绍:

一审

于靖民:“那么哪类签证比较好批?学习签证、商务签证,这些都属于来华短期的签证,是比较好批的。他们就跟外国人商量以这种方式先来华进行幼儿教育工作,签证到期以后,他们再组织外国人到相关的我国驻外国的一些使领馆去重新办理签证的延期,继续保持能够在华非法务工的这种状态。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的行为就扰乱了国境管理秩序,因此认定了犯罪。”

刘某娟主要负责将外教介绍给各大幼儿园。据她供述,公司会在外教签证到期时帮助联系办理新签证,并且承担一半的签证费用。由于工作签证的申请难度较学习签证和商务签证难度大,但因市场需求大,所以才会雇佣持有非工作签证的外国人。

于靖民:“他们就是钻了监管上的空子,从事非法的中介活动,使得这些非英语国家的外籍人员来华假冒是英语国家的人员来从事外教的工作。”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案发前,刘某娟是北京蓝海云端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监事、北京良勖创业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某霞、赵某则是上述教育公司的员工。

于靖民:“这些外教来华以后,我们发现是在北京市的相关幼儿园,包括朝阳区大兴区都有过。结合这个案子,我们也发现,现在,幼儿园是否具有外教、能否成为双语幼儿园,成为了幼儿园在幼儿教育市场上能否赢得优势地位的一个因素,很多家长一看到幼儿园有外教、有双语教学,就愿意把孩子送到这样的幼儿园来,但是殊不知这里的“外教”有可能是非法入境进行非法务工的外来国人。

根据在案证据,三人行为和后果严重扰乱了国家对国境的管理秩序,应当认定为犯罪。本罪属于自然人犯罪,个人进行策划组织的行为,让涉案外国人在华非法务工,特别是从事幼儿教育,应当对三名被告人追究刑事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和罪名合适。

幼儿园对“外教”审核不严,存在多种隐患

新闻背景

于靖民:“我们其实并不反对外教来中国从事相关的教学工作,但是需要履行相关的法律手续!要符合我国的法律的规定。入境可能是这个问题的一个源头,但它并不是这个案子和问题的全部。”

该案的主审法官、北京市三中院刑事审判第一庭的法官于靖民表示,如今幼儿教育市场中,一所幼儿园是否具有外教,能否进行双语教学,是其能否脱颖而出的重要因素。此案中,显然涉案外教服务的幼儿园对于外教的来源并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查。

于靖民:“幼儿园可能也会认为外教来华是合法和正当的,那么对于外教个人的履历,以及他自己的身体情况,是否有相关的教学能力的审查,可能都不会特别的规范。”

所谓的“黑外教”是指那些来我国从事语言教学的外国人,来我国上岗之后没有取得工作许可,也没有取得其母语专业大学学士及以上学位。按照我国规定,来我国从事语言教学的外国人,除了满足以上条件之外,还要具备两年以上语言教育工作的经历。

据中国之声报道:近年来,能否成为双语幼儿园,是否有外教,成了幼儿园在市场上能否赢得优势地位的一个因素,但是北京三中院7月16日宣判的一起“组织他人偷越国境案”却揭开了一些所谓“外教”的真正面目,那就是“非法入境、非法务工的外国人”,他们没有工作签证、没有教学资质,却瞒天过海,堂而皇之地走进了幼儿园的课堂。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和罪名合适

事实上,报道中提到的情况并不是个案,就在今年2月,重庆市渝中区法院开庭审理的另一起案件中,一家名为柏克莱的公司也对不符合在华就业资质的外籍人员进行“包装”,派遣到中小学、幼儿园任教。按照有关规定,在华申请英语教学类工作签证,需满足来自英语母语国家、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两年以上工作经历、无犯罪记录等条件。但涉案的18名外教不仅大多来自非英语母语国家,而且大部分只有高中或初中学历,“从没当过老师”。

其辩护人也表示,刘某娟是单位行为,不构成犯罪,幼儿园才是真正的用人单位。刘某霞的上诉理由则是涉案外籍人员的商务签证是在联系其之前,就已经在境外办好了的,对于申请签证的细节和费用并不清楚。

这些没有工作签证、没有教学资质的假冒外教,没有任何阻拦地走上了幼儿园的讲台。

相关部门应严管外籍人员入境事由

法官认为,此案暴露出的监管漏洞需要引起出入境管理、教育监管、市场监管、行业监管、幼儿教育机构、家长等各方面的关注。

二审

法院认定,2016年8月至2017年9月间,三名被告人伙同外籍人员“ALEX”(另案处理),组织有意来我国从事外教劳务工作的外籍人员艾丽、安德烈、爱丽丝、博格丹、米托、艾米以虚构入境事由骗取短期学习签证或者商贸签证的方式,入境后由被告人招聘为外教派往北京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

刘某霞的任务则是在网上招聘外国人。“公司要求我们每个月介绍成功三个外国人,如果没有完成指标就扣钱,少一个就扣100元,每多一个外国人就发500元奖金。”
刘某霞当庭还供述称,“我们是让外国人在境外去找境外的中介公司,随便以任何一个理由申请签证,只要能进中国就行。”

如今,“金牌外教真人授课”“英美外教一对一辅导”的广告铺天盖地;打上国际双语的招牌,教育培训机构的收费就能翻倍;有了外国人的面孔,家长就相信有更好的外语教学环境;因为有中介机构提供相关证明,中小学、幼儿园对外教的资质审核形同虚设……种种“假外教”“黑外教”的乱象该休矣!为了孩子、为了教育,建立健全相关规定,要求外教信息公示,加强源头、动态监管,都已势在必行。

二审法院认为,此案中罪名系关于妨害国境管理的犯罪,侵犯的个体是国家对国境的正常管理秩序,三名被告人为谋取非法利益,通过拉拢介绍等方式帮助外籍人员以虚构的入境事由入境,虽然外国人入境采取的学习签证、商务签证形式为真,尚未发现造假情况,但其入境事由是我国政府是否批准其入境的重要方面。

“假外教”“黑外教”层出不穷,源头、动态监管势在必行

7月16日上午,一起非法组织多名外国人入境当“黑外教”案在北京市三中院宣判。一教育公司监事和两员工,以虚构的入境事由介绍外国人入境并将对方以劳务派遣的形式,派到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3人因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分别获刑一年半至两年。

编辑: 何柏梅

三人被控犯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于2017年10月被拘留,后被起诉。

在案相关供述和证词显示,来中国工作,如果是办理工作类的签证,要经过审查的手续和流程比较复杂,提交的材料比较多,批准也不容易。

“中介机构为了自身的利益,通过学习、商务签证的方式规避了一些监管,忽略了对法律上的认识。”于靖民说道,“其中非工作签证一般只允许外国人在华停留三个月左右,而此案中的涉案外籍人员,有的已经在华逗留超过一年。我国政府对于外国人入境事由的考察是能否取得签证的重要因素之一。”

于靖民:“幼儿园是跟中介机构签订合同,由这些中介机构将“外教”派遣到幼儿园从事工作,那么幼儿园虽然对“外教”进行了简单的面试,但是对于“外教”的来源、简历等并没有进行严格的审查,特别是一些民办幼儿园,出于盈利角度的考虑,可能在这一点上把关确实不严格。家长一般来讲,也很少有机会能够去了解到幼儿园聘请的“外教”是否是来华非法务工,所以在这个问题上,形成了多方监管的一个空白,所以才导致了本案的发生!

于靖民告诉北青报记者,大部分外教都是合法来华务工,且教学水平也是值得认可的,像此案的“黑外教”就很难保证了,有些可能来自非英语母语的国家。

非法入境进行非法务工的外国人,成为幼儿园里的“外教”

“个人绩效的计算就是在招聘外教及找需要外教的幼儿园方面的贡献,贡献越大,给的工资越多。”刘某娟说。

央广记者 孙莹

一审宣判后,刘某娟和刘某霞二人不服提出上诉。

另外,根据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要求,如果是线上培训,外籍人员需提供学习和工作经历、教学资质或教学能力说明。同时,还要求聘用外籍人员须符合国家有关规定,要在培训平台和课程界面的显著位置公示外籍培训人员的学习、工作和教学经历。

法院经审理认为,三人为谋取非法利益,明知外教没有合法入境手续,非法组织多名外教入境,并介绍外教非法从事劳务,行为符合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的客观特征,应当以组织他人偷越国境罪追究刑事责任。最终,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至1年6个月,并处罚金。三名涉案外籍人员因非法就业被行政拘留,后遣返回国。

此案中,为何这些外籍人员来华后,选择在幼儿园从事教学工作?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2016年8月至2017年9月间,3名被告人伙同外籍人员海某组织有意来我国从事外教劳务工作的塞尔维亚籍人员薄某、乌克兰籍人员安某等人,以虚构的入境事由骗取短期学习签证或者商贸签证的方式进入我国大陆境内,并将上述外籍以劳务派遣的形式,派到北京市多家幼儿园非法务工,被告人被抓获归案。

不法务工的外籍教授,刘某娟首要负担将外籍教授介绍给各大幼园。文/本报记者 朱健勇 实习生 石悦欣 钱嘉鑫

对于如何防止此类案件的发生,于靖民表示只有在入境方面进行更加严格的监管,教育主管部门、用工单位和中介公司也应该进行更加严格的审查,且工商登记和税务登记的部门,也应该对中介公司的商业行为进行监管。同时,公安机关、法院和检察院也应对非法入境人员加大打击力度,承担相应职责。

将没教学资质老外输送至双语幼儿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