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有义工告知罗伯悼念地点被1-2名暴徒破坏,沉冤待雪 严惩暴徒

为了向逝者表示哀悼和尊敬,人们在出事地附近搭起追思阁,贴上“沉冤待雪”“谴责暴力”“严惩暴徒”等字句。追思阁周边被白色和黄色的菊花簇拥,香港多区市民也纷纷送上悼念花牌。

事隔近10天,从内地来港的罗老伯家人首次公开现身。之前因为担心被“起底”、被威胁,他们不敢公开露面。这次在香港工联会和相关协会的护送下,他们终于可以正大光明送亲人最后一程。

有义工告知罗伯悼念地点被1-2名暴徒破坏,沉冤待雪 严惩暴徒。他强调,暴力解决不了问题,希望特区政府和警方要追究事件,还罗伯一个公道。

编辑: 周存

面对罗伯的遗像,家人们长跪在地,泣不成声。现场,罗伯的工友、附近的街坊和一些热心市民,有秩序地献上手上的鲜花并深深鞠躬,表达哀思。

一群上水居民自发在罗伯惨死地点搭起追思阁,不少市民带着鲜花到场敬奉。发起人邓先生表示,20日早晨9时许,有义工告知罗伯悼念地点被1-2名暴徒破坏,30多个花牌被推倒在地上,又在贴上悼念字句的纸张上淋上易燃液体,并点火焚烧,现场多处有被纵火痕迹,暴徒纵火后逃逸。及后有警员到场了解,在纵火现场围上封锁线。

图片 1

图片 2

到场悼念的街坊说:“对有暴徒来破坏罗伯追思阁感痛心。罗伯作为清洁工人,是为市民服务,是值得人们尊重,而且人都死了,还来搞破坏,暴徒真的无人性,丧心病狂,令罗伯不能安息。”

据张玉书介绍,目前香港博爱医院已拨出紧急援助金,香港深圳社团总会也筹得近10万港元以协助死者家人处理后事。

22日,香港工联会为罗老伯家属举行记者会。工联会理事长黄国表示,罗伯虽然是一名普通基层劳工,但70岁还自食其力,赚取微薄收入照顾家人,是一位值得尊重的人,我们会全力做好后事工作。

中新网11月21日电
据香港《大公报》报道,香港一名70岁清洁工罗伯此前遭暴徒扔砖砸死。有市民在事发现场设置祭坛,连日来大批人士到场送上鲜花悼念,但20日有暴徒到场破坏,更向大量花牌淋上易燃液体纵火。有市民怒斥暴徒行径已丧心病狂。

一批又一批市民前来献花、鞠躬,他们希望罗老伯一路走好,更盼望香港早日恢复正常。

记者会后,工联会工作人员陪同罗伯家属前往事发现场附近的上水北区大会堂,举行拜祭仪式。

图片 3

现场张贴了多张绘有罗老伯身影的海报,市民在上面写着暖心祝福:“罗伯,收工啦!”“余下的路,我们帮你扫”“祝愿老人家去一个没有暴徒的地方”……

截至目前,袭击罗伯的凶手还未抓获。黄国呼吁,如有市民了解案情,请尽快向警方提供线索,让罗伯入土为安。

新华社香港11月19日电 “沉冤待雪 严惩暴徒”“缉拿凶徒
还予公道”……19日上午,香港市民在上水北区大会堂设置祭坛,按照香港当地传统习俗,为被暴徒杀害的香港清洁工罗老伯举行“头七”法事。

对于罗伯的身后事,罗伯家属委托工联会协助处理。香港工联会权益委员会主任唐庚尧表示,工联会和香港环保物流及清洁从业员协会将继续跟进事件,为罗伯争取合理和应有的劳工权益,如劳工保险等。

11月19日,在香港上水,市民排队为被暴徒杀害的清洁工罗伯献花。新华社记者
王申 摄

记者会上,小罗不停地说着感谢,向他父亲生前所在的公司、香港警方、工联会和所有关心他爸爸的市民们表示感谢。

超度仪式现场,气氛十分沉重,人们点燃香蜡,焚烧纸钱,陆续为逝者敬献鲜花。罗老伯的朋友、附近乡亲和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市民神色哀伤,不少人眼中泛着泪光。

小罗的爸爸罗老伯是一名清洁工,他是香港修例风波以来第一位在暴力事件中死亡的无辜平民。11月13日,罗老伯随一群上水居民清理路障时,被暴徒扔出的硬物击中,当场倒地,被送往医院后因情况持续恶化,14日晚离世。

70岁的罗老伯是香港修例风波以来,第一位在暴力事件中死亡的无辜平民。13日,一群上水居民清理路障时遭黑衣暴徒袭击,罗老伯被暴徒扔出的硬物击中,当场晕倒在地,后被送往医院,因情况持续恶化,于14日晚离世。

“爸爸的离世非常突然。请求警方尽快破案,缉拿凶手。”小罗回想起出事那天,难掩悲痛,“当天中午接到父亲出事消息,第一时间赶到香港。香港警方保护我们的安全,把我们立即送往医院。在那里我见到了父亲,但是他已经昏迷,讲不出一句话。”

“罗伯人那么好,无端端死去。”超度仪式期间,上水居民何先生一度哽咽地说道,现在的香港局势不稳,暴力活动猖獗,罗伯居于内地的妻儿都不敢来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为了向逝者表示哀悼和尊敬,香港市民15日在事发现场为罗老伯举行公祭仪式,并搭起追思阁,贴上很多暖心留言。人们还在19日为罗老伯举行“头七”法事,很多香港市民从四面八方赶到上水,为罗老伯献上鲜花,寄托哀思。但令人寒心的是,悼念现场曾遭人破坏。

超度仪式发起人之一、香港深圳社团总会当然副会长张玉书说,罗老伯的去世让他感到很痛心,他希望暴徒赶快站出来自首,让罗老伯在天之灵得以安息。

新华社香港11月22日电
“爸爸,我到香港了,您安息吧……”小罗长跪在父亲的遗像前,泪流不止,久久不肯起身。

专门请假从东区赶来参加超度仪式的市民李先生对暴徒的冷血感到愤慨:“暴徒丧心病狂,罔顾人命,好端端一个人就这么没了。”他说,当下,越来越多的市民敢于站出来了,大家齐心一致止暴制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