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新闻

宋亚樵与陆地合营友人张晓星协同举行的刺绣工坊——缕薇职业室,向外俯瞰则是Charlotte河蜿蜒流过张晓星和宋亚樵辅导团队天天在那商讨

图片 1

张晓星和宋亚樵(左)共同创作刺绣作品

新华社上海12月9日电
9岁时,宋亚樵跟随做生意的父母从台中来到苏州,并在苏州读书,成了一名台生。也许是受江南水乡氛围的熏染,这个台湾男孩爱上了服装设计,尤其是对刺绣工艺感兴趣。

宋亚樵(左)和张晓星

中国的刺绣早已闻名世界,然而在现代时尚界,却鲜有中国绣娘绣郎们的身影。来自浙江温州的服装设计师张晓星,与台湾合作伙伴宋亚樵共同开设的刺绣工坊缕薇工作室,已斩获多个海内外奖项,得到广泛认可。

宋亚樵与陆地合营友人张晓星协同举行的刺绣工坊——缕薇职业室,向外俯瞰则是Charlotte河蜿蜒流过张晓星和宋亚樵辅导团队天天在那商讨。如今年过而立的宋亚樵,已是经验丰富的设计师。他一脸络腮胡,同时也有着一手精细的绣花功夫,朋友们送他一个外号——“张飞绣郎”。

中国的刺绣早已闻名世界,然而在现代时尚界,却鲜有中国绣娘们的身影。近日,两位80后年轻人张晓星和宋亚樵参加了英国皇家御用刺绣坊HandLock举行的刺绣比赛,在这个堪称刺绣界“奥斯卡”的比赛中,他们的作品《The
Queen》一举获得金奖,并成为该届比赛唯一获奖的华人组合。完全没有想到会获奖的两人表示,当时的感觉就是很自豪,张晓星说:“中国的设计要想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就是需要大胆的创新,不管是设计构图还是材料的运用,都应该不停地挑战自己。”

这间工作室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知名文创园区1933老场坊的顶层。记者见到,十多个绣架密集排成矩阵,墙上色彩鲜艳的刺绣作品与静谧的气氛相互交融,向外俯瞰则是苏州河蜿蜒流过张晓星和宋亚樵带领团队每日在此切磋,绣逢知己。

宋亚樵与大陆合作伙伴张晓星共同开设的刺绣工坊——缕薇工作室,已斩获多个海内外奖项。这间工作室位于上海市虹口区知名文创园区“1933老场坊”的顶层。记者见到,十多个绣架密集排成矩阵,墙上色彩鲜艳的刺绣作品与静谧的气氛相互交融,向外俯瞰则是苏州河蜿蜒流过……张晓星和宋亚樵带领团队每日在此切磋,“绣”逢知己。

海外遍学顶级技法

9岁时,宋亚樵跟随做生意的父母从台中来到苏州,并在苏州读书,成了一名台生。也许是受江南水乡氛围的熏染,这个台湾男孩爱上了服装设计,尤其是对刺绣工艺感兴趣。

多年前,宋亚樵与来自浙江温州的服装设计师张晓星在欧洲相识,当时他们都在英国留学,结下同窗之谊。毕业后,他们获得辅导教师的推荐,到法国一家知名时装机构继续进修,在那里,他们坚定了研习法式刺绣技艺的决心。

娇小的温州姑娘张晓星和“大只”的台湾小伙宋亚樵是Lunéville刺绣工作室的创始人。“Lunéville”其实是法国刺绣中“钩针”的名字,工作室以此为名,张晓星说:因为钩针是自己赖以生存的工具,所以有特殊的情感,同时也是为了纪念工作室起步于此。

多年前,张晓星和宋亚樵在欧洲相识,当时他们都在英国留学,结下同窗之谊。毕业后,他们获得辅导教师的推荐,到法国一家知名时装机构继续进修,在那里,他们坚定了研习法式刺绣技艺的决心。

如今,在上海苏州河畔的工作室,描花、打孔、穿针、引线,木杆钩针上下穿梭,一幅骏马与飞燕的主题刺绣作品从纺织面料上浮现出来……张晓星温婉文静,宋亚樵粗中有细,这对好搭档在同一屋檐下共同开拓事业。

工作室创立于2015年,两人下定决心要做这件事情前也是考虑良久。张晓星和宋亚樵相识于伦敦时装学院,难得的是两人对刺绣都有同样的偏好。张晓星说她第一次接触到法式刺绣是在大学的图书馆,后来又在一部纪录片中看到,那惊艳的感觉让她久久不能忘怀,于是课余她开始学习法式刺绣。

如今,在上海苏州河畔的工作室,描花、打孔、穿针、引线,木杆钩针上下穿梭,一幅骏马与飞燕的主题刺绣作品从纺织面料上浮现出来张晓星温婉文静,宋亚樵粗中有细,这对好搭档在同一屋檐下共同开拓事业。

“这是中西技艺结合的成果。比如在材质上,我们把中国的蚕丝线与法国的珠子、棉线结合在一起。材料和技法都是多元的。”宋亚樵介绍。

而宋亚樵则自称为“绣郎”,他笑称这其实是来自于朋友们给他取的绰号。宋亚樵9岁就跟着父母从台湾来到苏州,当时他们一家住在苏州的十全街,是当地有名的绣品一条街。所以他从小对刺绣就耳濡目染。

几个月前,缕薇工作室在甘肃举行的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亮相,展示了一批原创制作的敦煌壁画元素刺绣作品。张晓星说,团队执着于中西合璧的刺绣创作,敦煌概念是非常好的载体。艺无止境。最近,这对搭档又专门到北京拜访在敦煌艺术领域颇有造诣的美术名家常沙娜。

几个月前,缕薇工作室在甘肃举行的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博览会亮相,展示了一批原创制作的敦煌壁画元素刺绣作品。张晓星说,团队执着于中西合璧的刺绣创作,敦煌概念是非常好的载体。

为学习顶级的刺绣技法,张晓星和宋亚樵先后前往英国和法国的知名刺绣坊学习。前者是英国皇家御用的绣坊,已经有250年的历史,它们最擅长的一种技法叫做金绣,据张晓星说,英国皇家军服上的胸章采用的就是这种技法。而后者同样大名鼎鼎,自1858年创始以来始终和巴黎时装周保持着密切联系。

张晓星和宋亚樵还时常尝试在某些工艺环节上突破传统,比如,根据法式刺绣的设计理念,为作品选取独特的原材料。例如,他们以唐代《簪花仕女图》为蓝本创作的刺绣作品《缕薇传》,就突破性地将陶瓷用于刺绣作品中。

艺无止境。最近,这对搭档又专门到北京拜访在敦煌艺术领域颇有造诣的美术名家常沙娜。宋亚樵感叹,过去只知道常老师的技法精妙,现在从常老师这里学到的是真正的敦煌艺术构图原理。

张晓星说,自己最高强度的工作纪录就是在法国当学徒时创下的,“一般从早上七八时开始,一直做到深夜一两时,基本上就是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不停地在绣。”在这种高强度之下,两人都掌握了该绣坊最顶级的技法。

张晓星说:我们将陶瓷烧制成侍女脸庞的样子,再缝制在布料上,并手绘侍女的五官。这是借鉴了欧洲传统风格,鼓励采用不同元素和材料,也开阔了自己的创作思路。

宋亚樵和张晓星还时常尝试在某些工艺环节上突破传统,比如,根据法式刺绣的设计理念,为作品选取独特的原材料。例如,他们以唐代《簪花仕女图》为蓝本创作的刺绣作品《缕薇传》,就突破性地将陶瓷用于刺绣作品中。

学成回国的张晓星回到温州,宋亚樵则先去了一家本土设计师的品牌公司做服装助理,“一起开一个工作室”的念头在法国时就已经有了,但两人还是各有顾虑:当时国内还没有这种法式刺绣工作室,意味着没有可以参考的对象,是否能被市场接受?风险会否很大?但最终两人还是下定了决心,于2015年,他们的刺绣工作室在上海成立。

去年底,张晓星和宋亚樵的联合作品《皇后》,在英国著名刺绣工坊Hand
Lock举行的刺绣比赛中夺得奖项。这一奖项在海外被认为是好比刺绣界的奥斯卡奖。这对80后合作伙伴则是比赛中唯一来自中国的获奖组合。

张晓星说:“我们将陶瓷烧制成‘侍女脸庞’的样子,再缝制在布料上,并手绘侍女的五官。这是借鉴了欧洲传统风格,鼓励采用不同元素和材料,也开阔了自己的创作思路。”

成立之初遭遇尴尬

他们的作品《皇后》将时下流行的手机聊天表情包和扑克牌巧妙结合,兼用中西刺绣技法设计了正反面两副面孔。通过悬挂展示,这幅作品可360度立体呈现作者的理念。

去年底,张晓星和宋亚樵的联合作品《皇后》,在英国着名刺绣工坊Hand &
Lock举行的刺绣比赛中夺得奖项。这一奖项在海外被认为是好比刺绣界的“奥斯卡奖”。这对“80后”合作伙伴则是比赛中唯一来自中国的获奖组合。

按照两人最初的想法,是要跟女装设计师合作去做服饰上的刺绣。不过要在中国做这样的一个绣坊并不容易,它的尴尬在于:一件衣服上如果运用到手工刺绣,价格必然不菲,而有能力消费的客户,却很少在国内购买高级定制服装。

据张晓星和宋亚樵介绍,参赛作品的灵感来自当下年轻人对于手机的重度依赖:在虚拟世界中,年轻人能够用各式各样的表情包来表达个人情感,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总是板着一张扑克脸。

他们的作品《皇后》将时下流行的手机聊天表情包和扑克牌巧妙结合,兼用中西刺绣技法设计了正反面“两副面孔”。通过悬挂展示,这幅作品可360度立体呈现作者的理念。

“不止于此,国内的部分设计师和本土的刺绣工厂合作较多,所以在跟我们合作时也抱着这种想法,不希望把你抬到台前,就算是合作,但对外依然宣称是自主设计,我觉得这样不公平,也不利于行业的发展。”张晓星略显无奈的说道。

他们运用了上百种原材料,最终才实现刺绣技艺的中西合璧:扑克牌人物脸部以及手部使用苏州刺绣技法,其他部分则采用了法式刺绣技法。

据张晓星和宋亚樵介绍,参赛作品的灵感来自于当下年轻人对于手机的重度依赖:在虚拟世界中,年轻人能够用各式各样的表情包来表达个人情感,但在现实生活中却总是板着一张“扑克脸”。

看过了国外顶级的刺绣工坊,张晓星认为,英国和法国的绣坊出品都会让人觉得很立体,设计的心思不仅仅只体现在作品上,更深深的植入到了企业的文化氛围,即使是一桌一椅一杯,都是在追求时尚追求美,这些绣坊虽然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但绣坊里面很多都是年轻人;而中国的刺绣工厂就少了一些这样的立体感,“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希望成为一个这样鲜活的刺绣工作室”。

摘得大奖为这家两岸80后合开的工作室又增添了不少知名度,也带来了不少新业务。目前,缕薇工作室对外推出各种短期和长期的法式刺绣培训,同时承接各大厂牌的刺绣类设计外包项目。

他们运用了上百种原材料,最终才实现刺绣技艺的“中西合璧”:扑克牌人物脸部以及手部使用苏州刺绣技法,其他部分则采用了法式刺绣技法。

慢慢地,两人又摸索出,可以开办法式刺绣的课程,“因为国内会法绣的人还不多,我们也希望发现一些有天赋的人才,毕竟一个行业的崛起还是要靠推广,让更多的人了解和喜欢,才能稳扎稳打地去做。”张晓星如是说。

尽管这家工作室在业内已小有名气,但张晓星和宋亚樵依然坚持起早贪黑、辛苦打拼,并继续参加各类国际比赛。

摘得大奖为这家两岸“80后”合开的工作室又增添了不少知名度,也带来了不少新业务。目前,缕薇工作室对外推出各种短期和长期的法式刺绣培训,同时承接各大厂牌的刺绣类设计外包项目。

眼下,工作室的运行已经比较良好,“起码不用我们再往外拿钱出来了”,张晓星开玩笑道。据了解,工作室合作过的明星有杨幂、邵美琪和郑秀文等,通过客户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人来找他们订制,前不久刚完成的一件法绣婚纱作品售价达到40多万元。

在缕薇工作室的书桌上堆放着厚重的《明清绣品》等书籍。这对突破陈规的两岸好搭档,希望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不断汲取营养,不断创新。

工作室还曾设计过一个有趣的培训课件,刺绣作品主题是驰名海内外的电视系列剧《权力的游戏》中的某动物形象。后来,相关作品还得到了《权力的游戏》版权方赏识,并由版权方订购带回美国。

“学贯中西”绣出精品

□据新华社

“有时候会忙得没有空回台中的家。而在那边休假时,也会想念上海。上海这座城市可以给我实现梦想的机会。”宋亚樵说。

对于获奖作品《The
Queen》,张晓星介绍说,这个作品其实是有一个系列,“都是手机扑克主题,反映的是现在的年轻人都比较扑克脸,什么感觉都喜欢藏在心里,内心想法都不愿和大家面对面表达,只喜欢通过手机沟通,缺乏情感交流。”

尽管这家工作室在业内已小有名气,但张晓星和宋亚樵依然坚持起早贪黑、辛苦打拼,并继续参加各类国际比赛。

这幅获奖作品为该系列的第三幅作品,“这次是英国这家刺绣坊的250周年庆,所以他们希望参赛作品能够呈现欢悦、庆祝的氛围,趣味性多一点,我们这个系列和这个比赛主题就不谋而合了,而英国又恰好有英女王”,张晓星解释道,而且与一般的单面刺绣作品不同,《The
Queen》是双面的,正反两面的图案还不一样,就像是一张扑克牌有正反面,这也让这幅作品可以悬空吊挂360度进行欣赏。

在缕薇工作室的书桌上堆放着厚重的《明清绣品》等书籍。这对突破陈规的两岸好搭档,希望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不断汲取营养,不断创新。

据张晓星介绍,整个团队16人足足花了七八个月的时间来绣制这幅作品,光材料就用了20多种,包括:绵羊皮、法国进口的棉线、钩珠线、印度丝、绒线、亮片、米珠和金属丝,还有日本的编织带、中国的蚕丝线,奥地利的人造珍珠等,在女王的头发下面还填充了毛毡和棉花,这样女王的头发就有立体的效果。

而在绣法上,虽然是以法式刺绣为主,但也有中国元素,“法绣我们已经学到最高级别了,所以在创作的时候可以淋漓尽致地使用,同时我们还融入了中国苏绣和湘绣的绣法,这样在技法上会更丰富,作品内容也更丰满。”

法式刺绣和中国的传统刺绣有什么区别?在张晓星看来,中国传统刺绣在材料的选用上相对比较固定,而法式刺绣则会偏重于多材质的综合运用,除了钩珠线,还有羽毛、珍珠、塑料片、皮料和陶瓷、干花等,只要利于表达作品都可以使用,而老师在教授技法时也会鼓励你采用多种材料,只要和作品内容能够有关联;同时在作品主题方面,中国传统刺绣多以逼真写实的花卉、动物为主题,而法式刺绣则更抽象,更适合表现细微的精神和情绪。

不过,张晓星认为,两者最大的区别还是在于设计内容的更新上,法绣的作品内容很开放,老师也会鼓励你与时俱进,在法绣工坊都是有专门的设计师去设计作品,去研究怎么把技法体现得更好更时尚,而国内的刺绣还比较缺乏设计师,“我和宋亚樵的刺绣技法虽然是从法国学到的,但我们回来后就觉得不能只是局限于做法绣,否则就只能成为他们的复刻品和影子;中国无论是刺绣的技法还是上下5000年的传统文化都是很宝贵的资源,我们希望能够挖掘更多灵感,在作品中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和苏绣、湘绣等传统绣法融合进去。”

对话

大胆创新才能 得到国际认可

广州日报:从内行角度看,是不是技法掌握得越高级就越厉害?

张晓星:实际上这是因人而异的,一个人如果他的设计能力很强,他可能只会5种技法,但他的作品呈现出来的表现力可能要好过另外一个会10多种技法但在设计方面天赋没那么强的人,只能说,两个人的设计水平如果差不多的话,那么掌握的技法越多,作品肯定越丰富。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说要创新,在作品《缕薇传》,我们不仅尝试了中西合璧的刺绣技法,在材料上还大胆运用了陶瓷,就是作品中女性的脸,我们把陶瓷烧制成脸型,然后缝制在作品上,而五官则是手绘上去的。

广州日报:你们把技法倾囊相授,不怕学生超越你们吗?

张晓星:我们一点也不担心,因为我们对自己的设计很有自信,就算别人的设计也很有故事,但是各有各的风格,自然各有各的受众群体。我们不怕别人学技法,因为技法就那么些,迟早大家都会学会,但我们怕别人抄袭设计,抄成一模一样,整个市场都是一样的作品,那受害的是整个行业。

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经历和自己的思想,在掌握了技法之后,你应该做出自己的设计作品,这样中国的设计才会越来越被认可,恶性的复制作品走向国际只会让人笑话,对于这种同行我们就不认可,不能只钻到钱眼里去了,所以我们一直要更新我们的作品,不能被市场上的东西同化。

广州日报:获奖本身也是一种认可,说明中国的设计力量在崛起,你认为中国设计要得到国际社会认可还需要怎么做?

张晓星:比较重要的是要大胆创新,思维不要拘泥,设计的内容一定要跟得上时代潮流的变化,不能一味地只做以前的东西,无论是设计构图还是对材质的运用,都应该不停地挑战自己。

文/图 广州日报记者周裕妩

编辑: 曾剑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