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社会新闻

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医美整形失败的她们轻则出现增生

  3月13日下午,23岁的广州姑娘罗玲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的病床上等待着专家来查房。她的左眼自然闭合,右眼则处于上下眼睑发黑,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

随着“颜值时代”的来临,追求美丽的效应使整形美容的需求与日俱增,单是广东省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就达769家。但与此有关的消费者投诉也屡见不鲜。南都仅半月就接到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占医疗投诉的6成。消费者轻则对整形效果不满,重则失明。

图片 1

  就在一天前的下午,她接受微信朋友圈好友提供的上门打玻尿酸服务,为此付出了沉重代价———
眼睛差点睁不开。

4月,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等8部门发布关于开展全省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近日,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医美整形失败的她们轻则出现增生,重则失明。

  如今,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人们越来越习惯于为美丽掏钱,各种微整形广告几乎无孔不入。为何繁荣?因其暴利。而暴利之下,必有草莽的勇夫,没有任何资质就闯入微整形领域,将微整形变为“危”整形。罗玲这样的消费者成了埋单者,也因此受到伤害。

记者调查发现,医美行业如果出现医疗纠纷,维权成为难题。医美手术价格虚高,中间人可能拿超一半提成。专家提醒,医美有风险,消费者要慎重,应到大型、有资质的机构进行整形美容。

周洁在34岁这一年,遭遇了人生最大的挫折。她的右眼永久失明,人生轨迹被改写。而罪魁祸首,则是在整形美容机构做的一次面部脂肪填充的手术。“不敢想明天,人生已经彻底毁了。”

  连日来,南都记者通过暗访调查,摸出一条灰色乃至黑色的微整形产业链:

调查

随着“颜值时代”的来临,追求美丽的效应使整形美容的需求与日俱增,单是广东省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就达769家。但与此有关的消费者投诉也屡见不鲜。南都仅半月就接到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占医疗投诉的六成。消费者轻则对整形效果不满,重则失明。

  在上游,是各种微整形速成班,无门槛地教社会人员微整技巧;

医美整形价格虚高,中间人提成或超一半

4月,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等8部门发布关于开展全省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近日,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在中游,一批无资质的微商药贩通过各种渠道兜售来历不明的医疗器械与药物;

2018年12月20日,医疗美容与健康服务平台更美APP发布了《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医美机构数以超10%的年增长率上涨。消费者方面,中国约2200万人进行医美消费,00后、95后步入整形大军,占比持续增长。

记者调查发现,医美行业如果出现医疗纠纷,维权成为难题。医美手术价格虚高,中间人可能拿超一半提成。专家提醒,医美有风险,消费者要慎重,应到大型、有资质的机构进行整形美容。

  在下游,卫生条件堪忧的个人工作室、没有任何从业资格的“网络游医”,为消费者提供像打美容针这样的微整服务。

市场大增,引发的消费者投诉也不少。此前,南都民调中心汇总5月16日至5月3
1日消费投诉发现,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占医疗投诉的6成,平均每件涉及金额约3.12万元,大多数均反映自己整形失败,最严重的还导致了右眼失明。从投诉所涉及的医美项目来看,以鼻部整形、面部整形和眼部整形投诉为主。

案例脸部填脂肪后失明,或要做换眼球手术

  案例

记者查询发现,在微信朋友圈、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各类医美信息泛滥,同一医美案例视频,由多人发出,均宣称整形后效果显着,让人无法分辨。整形美容项目在不同的机构价格各异,但总体而言,价格不菲。

周洁的右眼,可能永远都看不见了。

  朋友圈的诱惑 让求美的她失去判断能力

图片 2

5月2日,她按照预约的时间,前往广州市天河区广美医学整形美容门诊部,打算从大腿上抽脂,填充太阳穴、泪沟、额头等位置,让脸看起来更加自然饱满。

  罗玲原本是一位容貌气质不差的姑娘,五官的组合、比例没什么毛病,只是她觉得美中不足的是鼻子不够挺拔、略显塌陷。给她注射玻尿酸的是她的闺蜜。正是因为这样,义气的她即便差点毁容,也不愿把闺蜜摆上台进行维权。

微整形广告充斥朋友圈。

当天上午11点左右,周洁就到了,随后被告知手术要推迟到下午4点。周洁有点犹豫要不要放弃。但此前她也在这里打过玻尿酸,加上身边的朋友,也有不少做过隆鼻、丰胸、割双眼皮和脂肪填充手术,“想来也不会有什么风险。”

  她的玻尿酸注射之路,源于自己闺蜜在朋友圈晒的效果照片。“原本一个蒜薹鼻姑娘,打了两针后鼻子变得特别挺拔。”仿佛是朋友圈在和她作对,今天是微整形鼻子的变得靓丽了,明天是宽下巴的姑娘打了后,下巴变尖了,要不就是咀嚼肌变得好看了,一个个都说不用手术开刀,不出血,安全无比。

投诉的多位报料者也表示,自己就是从微信朋友圈等渠道接触到这个行业的。向南都报料的张冰说,2017年底,自己在广州一家整形美容机构整了鼻子,花费了6万左右。但后续自己的鼻梁稍有歪曲,鼻头泛红,当她向所在的整形美容机构索赔时发现,当初通过朋友圈认识、介绍她进去整形的所谓“股东”,至少拿走了一半的提成。

下午4点左右,她上了手术台。麻醉师与她进行了一两分钟的交谈之后,便开始注射麻醉药。接下来医生如何操作,周洁并不清楚。

  爱美本身就是天性,罗玲很快就对这些被朋友吹嘘得无比安全的微整形方式丧失了免疫,她决定使用玻尿酸这种大分子物质垫高自己的鼻子,让五官更突出一点。她向闺蜜询问价格,选择了一种号称进口的玻尿酸进行注射,“原来价格是2000多元,闺蜜给了8折的活动期价格外,还特意打了个折扣,1400元/毫升。”

广州博研医疗美容门诊部股东之一龚湛也承认,医美是暴利行业,高提成、高代理费用,在这个行业非常普遍,广州可达60-70%,“我们都是熟人介绍客户过来,如果不给返利,就做不下去了。”而如果没有经过中间代理人介绍,手术价格会相对更低。

过了一段时间后,周洁隐约听到医生说“手术做好了”,她试着睁开眼,左眼有光感,但右眼却始终看不见。周洁开始慌了,“我看不到、看不到,你要救我。”她朝着医生大喊。

  让罗玲觉得无比方便的是,好友还答应上门提供注射服务。

此外,一旦出现投诉,消费者维权也成为难题。多位向南都投诉的人表示,整形后的效果涉及审美的评判,当整形效果不理想,或出现增生等相关问题时,因为外在审美上没有统一定论,医疗机构也可以不予解决,要维权也变得更为困难。

周洁记得,她躺在床上,听到一个手术助理冲出门去,随后身边有很嘈杂的声音。由于麻醉还没有完全消退,身上也没有力气,周洁隐约感觉到,自己被车送到了另一个医院。

  1毫升聚水物质注入 她感觉到上眼睑立即塌陷

“消费者对整形效果不满意可能跟术前沟通有很大关系,术前可能给予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期望值过高。要反复沟通才能知道消费者想做成怎样,要把漂亮变成可操作的数据。”张金明说。

5月3日凌晨4点多,周洁的麻醉全部消失。此时,她躺在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科的病床上。医生诊断显示:她面部脂肪填充术后血管栓塞、右眼视网膜中央动脉栓塞,右眼视力丧失。

  3月12日下午,闺蜜如约来到罗玲的家里,从随身袋子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透明针剂。基本没做什么过多消毒处理,也不去考虑类似操作需不需要无菌,罗玲就迫不及待希望这1毫升的聚水物质,能把自己的鼻梁给填充起来。闺蜜的动作看起来倒也麻利,起开针剂上端的盖子,从鼻背部将针剂扎入,缓缓将针管里面的内容物推送到罗玲鼻部的皮下组织。

图片 3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整形外科主任张金明教授分析,脂肪注射到面部,如眉间、鼻子、泪沟、苹果肌等部位,如果填充过程中,脂肪并没有按照既定的路线进入既定位置,而是进入血管,窜入眼动脉,造成堵塞,导致眼部缺血,眼睛就有失明的风险。

  罗玲说她感受到入针时鼻子是隐隐发胀,但细微的不适没有引发她的担忧。“有东西进入鼻梁将鼻子填充、垫高,本来就应该是会发胀的啊。”当时,她就是这样考虑的,闺蜜也是这么和她说的。1毫升,也就是20滴水滴的大小,这些透明液体很快推送完毕,罗玲及其闺蜜正准备等待变脸奇迹的发生。一般情况,类似微整形操作完成后,是能马上看到变化的。

南都民调中心5月16日至5月3
1日接到的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平均每件涉及金额约3.12万元。

“我想跳楼,我接受不了。”这是周洁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家人随后赶到,日夜陪在她身边,以防她想不开。

  过了十几二十分钟,她感觉鼻背、鼻梁部分的似乎有软软的东西存在,鼻子也挺拔了一些。但罗玲总觉得哪里不对,眼皮变得异常沉重,而且慢慢无法控制自己右眼的眼睑了。

专项调查

“感觉眼睛像是胶水粘住一样,右边面部神经也都麻木了,像石头压着一样,牙齿也没有力气,不能嚼青菜,也不能吃瘦肉,嚼东西右边神经很痛。”虽然已过去20多天,但周洁的状况依旧不太好。医生还告诉她,往后还会有更多的痛苦。未来,她的眼球还将萎缩,“在萎缩之前,还可能出现白内障,要做换眼球手术等。”

  “当时第一感觉就是出事了,应该马上去医院。”罗玲第一时间到了眼科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开了些活血化瘀、营养眼部的药物。使用药物后,情况没有改善,罗玲连夜在朋友陪同下来到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外科。

有医美机构肉毒素注射剂和普通食品混放

周洁很懊悔,当初要是选择放弃手术该有多好,但一切已无法挽回,“每天都有跳楼的念头”,“从来没想过这个灾难降临到我头上,不敢想明天,人生已经彻底毁了。”

  致残毁容悲剧 违规注射玻尿酸有人脑梗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目前全省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包含美容医院、医疗美容门诊、医疗美容诊所,全省共有769家,其中美容医院26家,医疗美容门诊489家,医疗美容诊所254家。

近日,天河区卫生监督所针对投诉,对广美整形医疗门诊部进行监督检查,已前往该门诊部调取周洁相关病历资料及手术登记本等材料,现正对其手术主诊医师薛斌及相关医、护、麻醉等人员执业资质和诊疗行为进行调查取证。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孙中生、罗盛康都是抢救了众多玻尿酸毁容、致残乃至脑梗的专家。他们给罗玲作了诊断———针剂经鼻背注射后,进入到鼻背动脉,然后其中的注射液体,经鼻背动脉进入循环,经过头部密如蛛网的微小血管,最后在其右侧眼睑肌动脉处形成阻塞。血液无法运送到右眼睑,于是该处眼睑会慢慢坏死,乌黑,“玻尿酸注射,连有执照的医生都要慎之又慎,真不知道现在年轻人怎么就敢于随随便便在自己的朋友、亲人脸上尝试呀。”

从各市分布来看,深圳最多,达378家,接近全省一半。广州其次,达184家。

暗访“实习生”秒变“老大”,三年换三地儿

  “愚昧,你应该是家人积了大德,我能肯定地告诉你,眼睛不会瞎,眼睑也能再打开。”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医师孙中生对年轻的罗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气愤,沟通过程中语气近乎严厉。他有理由生气,2012年微整形兴起以来,每年因不知道注射的是不是玻尿酸体的皮肤坏死的人数逐年增多,而且注射体的来源全部是朋友圈。

近日,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10家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陈雨的右侧鼻翼有明显隆起,从下往上可以看到,右鼻翼下塌,两个鼻孔朝向不一致。

  “去年一年,我们收治注射玻尿酸后局部皮肤、组织坏死的超过60例。其中,9人因此彻底单眼失明,3名脑梗。还好,都救活了,但3个20多岁的小年轻,却要瘫痪终身。”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微整形分会副会长、省二医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告诉南都记者,2012年以后的六年时间,该院共收治700多位打玻尿酸、肉毒素失败的女孩,17人彻底失明,7人脑梗后偏瘫、全瘫。

现场检查时发现博研医疗美容门诊部办公室冰箱内,肉毒素注射剂和其他普通食品混放,未上锁,医疗机构经营场所内显着位置未见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程序和联系方式等投诉处理的公示信息。越秀区卫生监督所已发出《卫生监督意见书》责令该门诊部整改。并对相关违法行为予以立案查处,拟给予警告并罚款30000元整的行政处罚,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取证和实施行政处罚中。

这个让她“恼火”的鼻子,与2017年以来的4次手术有关。

  在位于天河区的暨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收治违规注射玻尿酸、脂肪填充后致残、毁容乃至致命的病例在攀升。“去年又有两个脑梗时间太长,没抢救过来。”该院整形外科李升红如是说。

而针对广州壹加壹美容医院未在显着位置公示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程序和联系方式等投诉处理信息的违法行为,越秀区卫生监督所予以立案查处,拟给予罚款20000元整的行政处罚,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取证和实施行政处罚中。

2017年9月,她花了两万元,在天河区一家整形医院接受了首次隆鼻手术,手术医生名叫肖孟轩。拆线后,她发现鼻子明显不对称,1个月后,肖孟轩为她进行免费修复手术,但效果却不尽如人意。

  调查

目前,其他部分消费者投诉,仍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肖孟轩的父亲肖云尧,也从事医美行业。肖孟轩推荐陈雨,寻找在白云区智媄医疗美容门诊部上班的肖云尧再次修复。2017年底、2018年底,陈雨的鼻子分别被修复了第三、第四次。屡次修复失败,陈雨希望肖云尧父子能赔偿,协商无果后,肖云尧将陈雨的微信拉入了“黑名单”,陈雨随后向南方都市报报料。

  “杀熟”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

图片 4

5月中旬,记者化作陈雨的朋友,陪同她前往智媄医疗美容门诊部。但工作人员告知,肖云尧医生之前只是在门诊部“租用”科室,现在已经搬到位于公园前地铁站的“东方美域”医疗美容整形医院。记者多番问路,找到了隐藏在商场8楼的“医院”,但这家机构已关门停业,门外贴着的广州市越秀区卫生健康局的卫生行政执法文书显示,因无证擅自开设医疗美容诊疗机构,依法查封。

  如果说早期的奥美定注射丰胸材料,仅仅是攻击一小部分期望注射丰胸的人群的话,玻尿酸在地下微整形领域的大肆使用,则是对日益庞大的微整形群体的巨大潜在伤害。

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10家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本以为此次维权之路就要终止,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却出人意料。

  没有任何资质却自称“医生”

图片 5

这时,两名身穿工作制服的男子走过来,声称是该医疗机构此前的工作人员,前来“讨薪”。记者称自己是医美顾客,由朋友推荐前来,希望做整容手术。两名男子随后告知记者,肖云尧医生已经搬至7楼的梁正医疗整形美容门诊部从业,并带着记者一行前往。

  罗盛康、孙中生两位专家说,玻尿酸损害肇始于2012年,随后逐年增多。在那个时间节点,爱美群体流行着尖下巴、高鼻梁的网红脸,再加上能帮助嘟嘴的发达咀嚼肌,在她们眼里堪称完美。

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10家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从一个隐蔽的楼梯下到7楼,记者来到梁正医疗美容门诊部,室内面积不大,约有四五个房间,肖云尧并未在内。

  那段时间,整形美容界发现原本用作抗皱、保水的玻尿酸有着强大的填充效果,打一针就能微整形的技术迅速普及、推广。医疗领域的医生们为了确保安全性,会经过长曲线的学习摸索掌握技术,但那些地下微整形机构、个人,只看见一夜暴富的契机。他们往往没有任何资质,甚至没有医疗美容的经验,却自称“医生”。他们在社交网络招揽客户,甚至是朋友圈的熟人、好友。他们或开有工作室,或四处出诊为人打针,一有什么风吹草动,马上逃之夭夭。

专家说法

此时,原来“讨薪”的带路男子,“变身”前台负责人,询问记者消费意图。陈雨随后向男子说明此前隆鼻经过,希望肖医生能进行赔偿。该负责人称,肖云尧并未上班,且目前只是该机构的“实习生”,没有其资质备份和联系电话。

  “玻尿酸受伤、致残的伤者,基本上是从朋友圈、网络上掌握到她们自认为性价比最高的注射方式。”孙中生告诉南都记者,“杀熟”似的地下玻尿酸营销圈让伤患难于维权。

注射不当或致血管栓塞,变植物人

为了找到肖云尧,走出门诊部后,记者拨打了他的电话,以消费者身份称,想来割双眼皮。肖云尧爽快答应,并让记者等候他从楼下上来。

  “这么多年来,我见过哥哥给妹妹打针,把眼睛打瞎的,见过妹妹给姐姐注射,让姐姐脑梗,终身瘫痪在床的。更离奇的是,还有人自己上网买,对着镜子自己给自己打,最后打得鼻坏死。”孙中生说,地下玻尿酸注射圈里提供的玻尿酸价格,其实并不比医疗机构的便宜,价格也不是地下玻尿酸流毒泛滥的主要因素。

“在整形美容的注射类项目里,脂肪填充和玻尿酸这两个项目相对来说具有较大的风险。”张金明介绍,脂肪填充、玻尿酸注射在国内风靡已经有十余年。因求美者不满足面部的凹陷,面部填充术应运而生。玻尿酸主要用于填补眼睑、泪沟、法令纹、太阳穴、脸颊、下巴等位置的凹陷。少数人还会用于隆胸、丰臀,脂肪填充的范围则更大一些。“目前整形里面最可怕的还是填充所导致的血管栓塞,因为后果严重。玻尿酸还可以溶解,但脂肪是无解的,一旦堵住了就堵住了。”

记者与陈雨商量,让其先作回避。几分钟后,肖云尧医生回到门诊部,记者表达消费意愿后,肖医生从男子口中的“实习生”变身机构“老大”,熟练地走进办公室安排“面诊”,向记者热情推荐医美项目。

  目前,在正规的整形美容机构,并非没有价格低廉或者效果优异的玻尿酸产品,1000元至5000元的国外顶级进口品牌均有。在省二医收治的玻尿酸致残、毁容患者中千万富豪都有,但她们根本不会在意这些细微的价格差异。

张金明说,在手术操作时,需要遵循“少量多点慢推”的原则,每次以尽量慢的速度和尽量小的剂量实施。但若操作不当,因为血管堵塞,轻者可能造成皮肤淤血,重则导致缺血坏死。比如进入到皮肤,导致皮肤坏死,进入到视网膜动脉,就是失明,进入到脑血管里,就可能导致脑梗,最终偏瘫、成为植物人,乃至危及生命,“跟医生的技术水平和熟练程度有一定的关系。”

随后,陈雨再次上门维权,肖医生表示,可以为她做第五次免费修复,但陈雨不愿意,双方并未达成协议。

  微整工作室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

张金明说,自己也接收到几例类似病例。此前,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微整形分会副会长、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以后的六年时间,该院共收治700多位打玻尿酸、肉毒素失败的女孩,17人彻底失明,7人脑梗后偏瘫、全瘫。张金明说,虽然这些并发症的发生率低,但目前注射填充美容术数量大,而且增长迅速,所以不容忽视。

近日,越秀区卫生监督所对肖云尧执业资质进行核查发现,他的资质齐全。但经核查,该门诊部涉嫌违规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越秀区卫生监督所予以立案查处,目前案件正在实施中。

  在广州天河区兴盛路,一栋房价近9万元/平方米的高档住宅楼里,一家微整形工作室曾经藏身于此。刘玫在这里打过美容针。她告诉南都记者,她系通过朋友介绍,在此做玻尿酸隆鼻术。刘玫比罗玲走运,打针未出现意外,让她不满的是“效果不理想”。她投诉了工作室,并通过向媒体拨打热线电话要求曝光。

而其他整形美容项目,如隆鼻、割双眼皮等,张金明说,也并非全无风险,也曾听说因麻醉导致死亡的个案。此外,肉毒素、玻尿酸等,也要警惕某些机构的产品来源及质量问题。

调查朋友圈微整形泛滥,中间人提成超一半

  南都记者探访这家微整形工作室时,物管人员告知工作室已搬走,这家工作室所在居民楼为住宅,不能作为商用。此前,这家工作室确实招揽过一些女顾客,“我也知道是非法的”。

“我也曾遇到,自己给自己打玻尿酸,把嘴唇打淤血的。”张金明提醒,地下的“游医”不是医生,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医疗培训,由他们实施操作,风险极大。“生活美容店、酒店里的工作室,做这些整形项目,是非法的。”

2018年12月20日,医疗美容与健康服务平台更美A
PP发布了《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正规医美市场规模高达4953亿元,大部分省份医美机构数以超10%的年增长率上涨。消费者方面,中国约2200万人进行医美消费,00后、95后步入整形大军,占比持续增长。

  上述工作室是一个很典型的非法微整形工作室———
藏身居民楼,没任何医疗条件,注射时可能没有消毒就直接扎针头;租住在出租屋内,招揽熟客;一遇到有风吹草动,就马上搬走。

他建议,应到大型的机构进行整形美容,如公立医院和大型的社会办医机构,“特别是需要麻醉的项目,需要挑选有麻醉资质的机构。”

市场大增,引发的消费者投诉也不少。此前,南都民调中心汇总5月16日至5月31日消费投诉发现,广州医疗整形美容投诉报料21件,占医疗投诉的六成,平均每件涉及金额约3.12万元,大多数均反映自己整形失败,最严重的还导致了右眼失明。从投诉所涉及的医美项目来看,以鼻部整形、面部整形和眼部整形投诉为主。

  这些工作室的营销之道是什么呢?除人际网络的口耳相传,南都记者发现,充分运用社交网络打小广告的也有很多。“本人专注美容整形五年,现开办广州微整形工作室,欢迎咨询。”在豆瓣小组中有这样的帖子,各种打针前后对比的照片被摆了出来,以宣传效果。在百度贴吧、Q
Q,也有如牛皮藓一样的“小广告”。不过,随着媒体对微整形工作室频繁曝光,许多自称开有工作室的微整形“医师”改成“出诊”,拒绝透露所开工作室的具体地址。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提醒,消费者要选择有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就医,如有疑问可致电咨询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以确认机构资质。切勿轻易相信医疗美容广告。此外,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在消费过程中必要时采取录音或拍照的方式保留证据,维护自身权益。

记者查询发现,在微信朋友圈、小红书等社交平台,各类医美信息泛滥,同一医美案例视频,由多人发出,均宣称整形后效果显着,让人无法分辨。整形美容项目在不同的机构价格各异,但总体而言,价格不菲。

  网络“游医”随时准备出诊打针

当遇到问题时,可及时向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反映。遇到涉黑势力,及时向当地打黑办反映。

投诉的多位报料者也表示,自己就是从微信朋友圈等渠道接触到这个行业的。向南都报料的张冰说,2017年底,自己在广州一家整形美容机构整了鼻子,花费了6万左右。但后续自己的鼻梁稍有歪曲,鼻头泛红,当她向所在的整形美容机构索赔时发现,当初通过朋友圈认识、介绍她进去整形的所谓“股东”,至少拿走了一半的提成。

向里塌陷的紧紧闭合状态,医美整形失败的她们轻则出现增生。  除个人工作室,小型美容院外,依附这条灰色产业链的还有自称“医生”的群体,他们没有固定工作场所,从未办理任何经营执照,在网络接单后随时“出诊”为消费者打美容针。

图片 6

广州博研医疗美容门诊部股东之一龚湛也承认,医美是暴利行业,高提成、高代理费用,在这个行业非常普遍,广州可达60%-70%,“我们都是熟人介绍客户过来,如果不给返利,就做不下去了。”而如果没有经过中间代理人介绍,手术价格会相对更低。

  这些“微整形游医”活跃在有关微整形、玻尿酸注射、肉毒素等话题的百度贴吧、QQ群、豆瓣小组,自称“审美好,手法好”,只要爱美者被吸引,留下坐标城市信息与微信号,添加后即可预约打针时间。在广州微整形吧,南都记者找到一位自称在深圳微整形工作室的整形“医师”,她说每周到广州出诊,“一般出诊,约顾客到广州东站附近酒店,人多就约到高端酒店,人少就约到普通酒店”。

陈小姐隆鼻导致鼻头增生,周小姐脸部填充脂肪导致失明,谭小姐则因隆鼻呼吸困难,睡不好觉。

此外,一旦出现投诉,消费者维权也成为难题。多位向南都投诉的人表示,整形后的效果涉及审美的评判,当整形效果不理想,或出现增生等相关问题时,因为外在审美上没有统一定论,医疗机构也可以不予解决,要维权也变得更为困难。

  这位整形“医师”说,一个通过注射玻尿酸填充泪沟的项目,报价手工费500元,注射药物费用另算,“5分钟打完,一周恢复,所有耗材我有,什么都不用准备”。

官方提醒

“消费者对整形效果不满意可能跟术前沟通有很大关系,术前可能给予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承诺,期望值过高。要反复沟通才能知道消费者想做成怎样,要把漂亮变成可操作的数据。”张金明说。

  她告诉南都记者,自己毕业于某医科学院,以前在沈阳某整形医院上班,“老医生了”。但谈到能否看看执业医师证,她突然变了口气,“执业医师证怎么能随便给别人看,拿我的证出去造假怎么办,我也懒得解释,不相信就拉倒”,当即删除了记者。

医疗美容医生要具备什么资质?

专项检查有机构肉毒素注射剂和普通食品混放

  南都记者发现,只要提及想查看医师资格证、执业医师证,这些“游医”一般会找理由搪塞,有的谎称证件由医院管理,外出不便带出;有的说怕证件会被拿去造假;也有人见你提到证件就顾左右而言其他,或者直接不再回复。

根据文件要求,从事医疗美容工作的医师,首先要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负责医疗美容项目的执业医师为美容主诊医师,需要符合《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省级行政部门规定的条件,向行政部门备案,在《医师执业证书》“备注”页打印相关信息。未取得主诊医师资格的执业医师,可在主诊医师的指导下从事医疗美容临床技术服务工作。如是外国或港澳台医师,还应取得《外国医师短期行医许可证》、《台湾医师短期行医执业证书》或港澳医疗专业技术人员内地短期执业注册凭证。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数据显示,目前全省社会办医疗美容机构,包含美容医院、医疗美容门诊、医疗美容诊所,全省共有769家,其中美容医院26家,医疗美容门诊489家,医疗美容诊所254家。

  自称在东莞的一位整形“医师”说可以出诊注射玻尿酸,玻尿酸填充“每个部位500元”。当南都记者询问上门出诊,在家中操作注射玻尿酸,卫生条件是否达标时,对方回复“只是注射,手术才要无菌环境”。预约好注射时间后,顾客需支付200元定金。该“医生”不断催促记者支付定金,而当记者询问术后保障与医师执业资格证时,对方则不再回复。

官方提醒

从各市分布来看,深圳最多,达378家,接近全省一半。广州其次,达184家。

  危害

在医美机构消费,存在哪些风险点?

近日,南方都市报与广东省卫生健康委针对10家社会办医机构的整形美容投诉,联合开展暗访及医疗机构专项检查。

  违规注射玻尿酸

一是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超核准执业范围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比如仅批准美容牙科却开展美容皮肤科诊疗活动,以及超出批准登记的手术级别开展医疗美容外科手术等。

现场检查时发现博研医疗美容门诊部办公室冰箱内,肉毒素注射剂和其他普通食品混放,未上锁,医疗机构经营场所内显着位置未见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程序和联系方式等投诉处理的公示信息。越秀区卫生监督所已发出《卫生监督意见书》责令该门诊部整改。并对相关违法行为予以立案查处,拟给予警告并罚款30000元的行政处罚,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取证和实施行政处罚中。

  可能导致伤残甚至死亡

二是美容机构使用未取得相应资质的人员从事医疗美容服务。如未对美容主诊医师实行备案登记、医师未及时进行执业注册变更、从业人员资历不够等。

而针对广州壹加壹美容医院未在显着位置公示医疗纠纷解决途径、程序和联系方式等投诉处理信息的违法行为,越秀区卫生监督所予以立案查处,拟给予罚款20000元的行政处罚,目前案件正在调查取证和实施行政处罚中。

  罗盛康告诉南都记者,玻尿酸是由双糖分子单位组成的直链高分子多糖,因其拥有较强的保水功能,加之进入人体组织后不容易转移的特性,2012年前后在我国广泛应用于皮下填充等微整形领域。

三是医疗美容机构宣传虚假广告,内容与实际情况不一致。

目前,其他部分消费者投诉,仍待进一步调查取证。

  但是,这种东西,注射好了,达到手术需要的皮下位置,就是微整形;没注射好,进到血管,经由血管在头部循环里乱蹿,就会造成血管堵塞。堵死哪里,就造成该区的缺血坏死,“进入到视网膜动脉,那就是失明。然后进入到脑血管里,那就是脑梗。”

四是客服人员诱导消费者消费。如一开始会向消费者抛出优惠性政策来吸引消费者,然后在治疗过程中会逐步加码,形成滚雪球消费模式。

专家说法注射不当或致血管栓塞,变植物人

  “2017年,我们这一共收治了9名因注射玻尿酸而导致失明的患者,没有一例能够恢复视力。”罗盛康说,省二医整形外科科研团队曾希望与国际同行攻克玻尿酸堵塞视网膜动脉后的失明治疗难题,“结果通过动物实验发现,一旦视网膜中央动脉被堵塞96分钟后,眼睛就会不可逆转的失明”。

五是治疗过程中要求升级项目。个别医疗美容机构医生在为消费者实施治疗时,会诱导或强行要求消费者升级治疗项目,以达到提高项目消费价格的目的。

“在整形美容的注射类项目里,脂肪填充和玻尿酸这两个项目相对来说具有较大的风险。”张金明介绍,脂肪填充、玻尿酸注射在国内风靡已经有10余年。因求美者不满足面部的凹陷,面部填充术应运而生。玻尿酸主要用于填补眼睑、泪沟、法令纹、太阳穴、脸颊、下巴等位置的凹陷。少数人还会用于隆胸、丰臀,脂肪填充的范围则更大一些。“目前整形里面最可怕的还是填充所导致的血管栓塞,因为后果严重。玻尿酸还可以溶解,但脂肪是无解的,一旦堵住了就堵住了。”

  罗盛康表示,96分钟,意味着接受注射者需要在情况发生后,立即前往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进行影像检查,发现视网膜动脉这一细如发丝似的血管里的堵塞处,然后利用特殊的溶解玻尿酸药物注射到堵塞处,“基本上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目前国际范围内也没有视网膜动脉堵塞后成功复明的救治案例”。

六是部分医疗美容机构会请专人扮演病人角色,营造出候诊大厅人满为患的假象,以骗取消费者信任。

张金明说,在手术操作时,需要遵循“少量多点慢推”的原则,每次以尽量慢的速度和尽量小的剂量实施。但若操作不当,因为血管堵塞,轻者可能造成皮肤淤血,重则导致缺血坏死。比如进入到皮肤,导致皮肤坏死,进入到视网膜动脉,就是失明,进入到脑血管里,就可能导致脑梗,最终偏瘫、成为植物人,乃至危及生命,“跟医生的技术水平和熟练程度有一定的关系。”

  除失明外,还可能出现类似罗玲这样皮肤坏死,毁损的病患,医院每年接诊量是四五十个,去年创纪录达60多例,有眼部皮肤坏死的,也有鼻子、下巴毁损的。小姑娘这种眼部皮肤坏死的最为凶险,因为注射物堵塞的血管,与视网膜动脉之间的距离往往就是毫厘之差。这也是孙中生教授每每发现类似病患,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懑。

采写:南都记者 阳广霞 李冠祺

张金明说,自己也接收到几例类似病例。此前,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常务理事微整形分会副会长、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罗盛康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以后的6年时间,该院共收治700多位打玻尿酸、肉毒素失败的女孩,17人彻底失明,7人脑梗后偏瘫、全瘫。张金明说,虽然这些并发症的发生率低,但目前注射填充美容术数量大,而且增长迅速,所以不容忽视。

  医院在为罗玲诊断清楚后,也用了玻尿酸溶解剂,用了扩张血管、改善皮肤营养的药物,以期尽快将损伤降到最低。其实,这些费用已经超过她贪便宜,打的那针玻尿酸价格。

实习生 张珊珊 陈叶冰 通讯员 粤卫信

而其他整形美容项目,如隆鼻、割双眼皮等,张金明说,也并非全无风险,也曾听说因麻醉导致死亡的个案。此外,肉毒素、玻尿酸等,也要警惕某些机构的产品来源及质量问题。

  再说,没有人知道打进体内的是不是玻尿酸。罗盛康、孙中生梳理来医院接受治疗抢救的患者发现,90%以上是所谓的微整形工作室惹祸,剩下的则是那些白天是做美容美发,拎着箱子就给人去注射的“走鬼档”。这些人能说会道,远比正规的医生要懂得如何调动起爱美者的欲望。

视频/摄影:南都记者 李冠祺 实习生 张春浦 叶晓文

“我也曾遇到,自己给自己打玻尿酸,把嘴唇打淤血的。”张金明提醒,地下的“游医”不是医生,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医疗培训,由他们实施操作,风险极大。“生活美容店、酒店里的工作室,做这些整形项目,是非法的。”

  不管注射者是什么性质,她们除欠缺操作技能容易导致毁容、致残甚至致死事件外,这些工作室打进爱美者体内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也存疑。在每年抢救的数十个案例中,医院治疗团队发现过使用玻尿酸溶解酶溶解不了的事情,只能说明打进去的不是玻尿酸。

他建议,应到大型的机构进行整形美容,如公立医院和大型的社会办医机构,“特别是需要麻醉的项目,需要挑选有麻醉资质的机构。”

  违规注射肉毒素

广东省卫生健康委提醒,消费者要选择有资质的医疗美容机构就医,如有疑问可致电咨询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以确认机构资质。切勿轻易相信医疗美容广告。此外,要提高自我保护意识。在消费过程中必要时采取录音或拍照的方式保留证据,维护自身权益。

  出现喉头痉挛等高危状况

当遇到问题时,可及时向当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反映。遇到涉黑势力,及时向当地打黑办反映。

  除玻尿酸外,成分为注射用A型肉毒素的“瘦脸针”“除皱针”“瘦腿针”也盛行于微整形界。

提醒

  注射肉毒素也是医疗行为,必须到正规医疗机构由专业医生施行。据了解,注射肉毒素对药物配置、剂量、注射位置、深度、角度有严格专业要求,这就要求医生必须要有关于面部血管、神经、肌肉的知识,若由非专业人员用来历不明的肉毒素进行不当施针,则可能会引起肌肉松弛麻痹,严重时可能会引发呼吸衰竭、心力衰竭等危及生命健康的症状。

医疗美容医生要具备什么资质?

  一名从业多年的整形科医生告诉南都记者,肉毒素是一个生物制品,虽然经过了减毒,但用完剩余的药液不能随便扔,要经过专业处理,而个人工作室或小型美容院显然没有条件。

根据文件要求,从事医疗美容工作的医师,首先要取得《医师执业证书》,负责医疗美容项目的执业医师为美容主诊医师,需要符合《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和省级行政部门规定的条件,向行政部门备案,在《医师执业证书》“备注”页打印相关信息。未取得主诊医师资格的执业医师,可在主诊医师的指导下从事医疗美容临床技术服务工作。如是外国或港澳台医师,还应取得《外国医师短期行医许可证》、《台湾医师短期行医执业证书》或港澳医疗专业技术人员内地短期执业注册凭证。

  2016年,大批过期的假冒肉毒素流向地下整形美容领域时,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曾收治注射后中毒的年轻人,滴度超量、过期肉毒素进入体内甚至引发喉头痉挛等高危状况。“最后我们是通过省卫计委、应急办,从全国范围急调抗毒血清来抢救。”罗盛康说,事后询问患者的病史,得知注射物来自微整形工作室,想要维权时已经人去楼空。

在医美机构消费,有哪些风险?

  打击

有资质的医疗机构超核准执业范围开展医疗美容诊疗活动。比如仅批准美容牙科却开展美容皮肤科诊疗活动,以及超出批准登记的手术级别开展医疗美容外科手术等。

  广东半年查获违法案件47宗

美容机构使用未取得相应资质的人员从事医疗美容服务。如未对美容主诊医师实行备案登记、医师未及时进行执业注册变更、从业人员资历不够等。

  移送司法机关案件25宗

医疗美容机构宣传虚假广告,内容与实际情况不一致。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2017年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医美行业市场规模已跃居世界第二,预计2019年每年整形人数超过2000万人次。全国取得医疗美容机构许可资质的医疗机构已由2011年近5000家增长至目前约9000家,每年以20%左右速度爆发式增长。

客服人员诱导消费者消费。如一开始会向消费者抛出优惠性政策来吸引消费者,然后在治疗过程中会逐步加码,形成滚雪球消费模式。

  市场快速发育,扰乱市场的行为也增多。对于地下医美领域愈演愈烈的致伤、致残现象,国家、省、市相关部门也一直在重点打击。去年5月18日,国家七个部委联合发布《严厉打击非法医疗美容专项行动方案》,对规范医美行业、净化医美市场、完善医美发展作出部署。去年7月份至12月份,广东用半年时间立案查处医疗机构违法案件47宗,移送司法机关案件25宗。

治疗过程中要求升级项目。个别医疗美容机构医生在为消费者实施治疗时,会诱导或强行要求消费者升级治疗项目,以达到提高项目消费价格的目的。

  “在医疗领域,无资质人员操作有创美容项目,使用不规范产品的问题比较普遍,前者涉及到非法行医,后者直接是销售医疗产品。”省卫计委综合监督处处长冯惠强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说,国家七部委发文后,广东通过日常巡查、暗访等对这些非法机构进行打击,“对于达到司法处罚级别的案件,如两次以上非法行医,对患者人体造成严重伤害的案件,坚决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部分医疗美容机构会请专人扮演病人角色,营造出候诊大厅人满为患的假象,以骗取消费者信任。

  链接

采写:南都记者 阳广霞 李冠祺

  注射玻尿酸、肉毒素等

实习生 张珊珊 陈叶冰 通讯员 粤卫信

  属于医疗美容范畴

视频/摄影:南都记者 李冠祺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明确规定:负责实施医疗美容项目的主诊医师须具有执业医师资格,经执业医师注册机关注册,还要求具有从事相关临床学科工作经历,经过医疗美容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工作1年以上。

实习生 张春浦 叶晓文

  对于从事医疗美容护理工作的人员,则须具有护士资格,并经护士注册机关注册,具有两年以上护理工作经历,经过医疗美容护理专业培训或进修并合格或已从事医疗美容临床护理工作6个月以上。

  《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规定:实施医疗美容服务项目必须在相应的美容医疗机构或开设医疗美容科室的医疗机构中进行。也就是说,普通的酒店或住宅不符合执业环境规定。

  统筹:陈杰生 袁炯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