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作用理念

但就东京(TokyoState of Qatar服装周本人来讲,Wooster第三回被约请到日本东京时装周

但就东京(TokyoState of Qatar服装周本人来讲,Wooster第三回被约请到日本东京时装周。首次参加东京时装周的乌克兰设计师 Ksenia Schnaider
表示,日本是个人品牌最重要的市场之一,目前正努力扩展该市场。她对活动组织及时装周员工的细致程度,及整体氛围印象深刻。“我喜欢的观众。个人风格鲜明且十分真实。巴黎人很时髦,但似乎遵守着同一套穿衣法则,在日本,每个人的时尚生活都自成一体。”

在过去四个季度,零售及设计顾问Nick
Wooster第三次被邀请到东京时装周。他曾是第二届东京时装奖的陪审员。Wooster已经注意到越来越多的日本设计师开始设计符合全球消费者想法的服装。

本次的东京时装周,还出现了不少非本土品牌的身影。这些来自奥地利、菲律宾、印尼和英国等地的品牌,或联合走秀,或单独办秀。Nick
Wooster
表示:“日本是座孤岛,这点有好有坏。但在我看来,如果有机会‘异花授粉’,对所有人都是一件好事。”

Wooster表示:无论在任何季度和任何城市,总有一些事情被吹毛求疵。但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为了在生产、铸造和服装系列的质量上有更好的改变。这看起来似乎是有个全新的聚光灯在照耀着东京。他认为这一变化将促使更多的国际零售商开始派代表到东京购物旅行。

阪急阪神百货女装买手芝崎庆子表示:“涌现了很多年轻品牌,从这些品牌的角度看,通过重要的时装周展示品牌的世界观是件好事。另一方面,年轻品牌虽多,但我觉得他们还不能接棒
Sacai、Toga 和
Mame,成为下一波明星品牌。极少数品牌能在追求独创性,驱动销售额增长的商业产品两者间取得平衡。”

日本著名的潮流百货店品牌Beams高级创意总监Kazuyoshi
Minamimagoe认为,现在的日本品牌出现了一波繁荣景象,而其正在海外和国内发展中。他表示:以时尚界来说,日本内外在销售日本创作上都有一种强烈的触动,因此像Beams和United
Arrows这样的店铺都越来越关注日本品牌,并不断寻找新的品牌。以往,在女装秀场上并没有很多来自多品牌集合精品店的买手出现,而在本季的东京时装周期间,我看到相当多。

2019年 Tokyo Fashion Award 的得主则为:Cinoh by Takayuki Chino、Jieda by
Hiroyuki Fujita、Anei by Haneishi Yu、松井信之同名品牌 Nobuyuki
Matsui、Postelegant by Yuya Nakata和 Rainmaker by Koichi Watanabe &
Ryutaro Kishi。

由Shinsuke Morishita所设计的Lamarck品牌

Tokyo Fashion Award 评委 Nick Wooster
表示:“与米兰、纽约、巴黎时装周一样,每一季的表现都会有所起伏。目前从整体来看,日本市场正在调整方向。这一季的表现不是很好,但总能学到一些东西,也能看到一些转变。”

Minamimagoe认为,Lamarck是本季最强劲的系列之一,该品牌由Shinsuke
Morishita所设计。他表示:这个品牌有一种优雅的风格感,但它又洋溢着一种青春,它适合像Beams这样的精品店消费者。它是时尚和日常休闲的最佳平衡。

Hyke 的前身是时装品牌
Green,2013年,创始人吉原秀明与大出由纪子将品牌名改名为
Hyke,以简约的品牌美学,流畅的服装线条和上等面料闻名。品牌在全球范围内出名的原因,还要归功于与多个品牌推出了胶囊系列,如
Adidas Originals、Mackintosh 等。本次时装周期间,品牌展示了与 The North
Face 的联名系列,该系列将品牌摩登的设计与经典的军装轮廓、运动风相结合。

随着东京时装周在国际时尚影响力上变得越加重要,日本设计师品牌已经成为海外市场和国际买手们关注重点。

芝崎庆子表示,这一季购买日本品牌的采购预算与此前基本持平,也没有新增日本品牌的计划。“我会去
Mister It 的展示会,如果作品还不错就会下订单。”Mister It
本次并未举办时装秀。

东京时装周期间的街拍也成为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的热门话题

亚马逊日本时装副总裁 James Peters 指出,公司与日本时装周组委会(Japan
Fashion Week
Organization)紧密合作,推动该活动的全面创新,但双方未来是否会继续合作还有待商榷。“我们会不断的对增值部分进行评估,也会继续审视双方的合作,确保我们尽自己所能,但我们在日本市场还有更广泛的消费群体,同样需要跟他们沟通。”

美国知名奢侈品百货Bergdorf Goodman男装总监Bruce
Pask表示:我认为梅赛德斯-奔驰东京时装周MBFWT组织得非常好,这个名字肯定能传播到其他的国家。对于时装秀来说,这是为了给东京提供具有启发性和激励性的零售探索。Bruce
Pask这次是受到日本贸易振兴会JETRO邀请参加东京时装周。

本季,中国台湾设计师薛珍芳的个人品牌 Jenny
Fax,以更有趣的视角重新阐释了日本的“Kawaii”风格。2019年春夏系列,品牌使用柔和色调的波点、条纹、方格或印花面料,采用夸张的肩部设计和泡泡袖、少女裙搭配外穿的分层蕾丝内衣等。本次更是邀请到了知名造型师
Lotta Volkova 负责整体造型。

崇光百货和西武百货的女装买手Akiko
Kitaya表示,她首选的东京品牌是Anrealage,其曾在巴黎作展示。另外还有Yasutoshi
Ezumi和Mame,它们都是在展销会在展示服装系列多于服装秀场。

女装品牌 Hyke
首次举办了一场大型秀,该品牌目前已经在部分日本和亚洲顶尖的买手店有售,买手店运营商
United Arrows & Sons 的创意总监小木基史(Motofumi “Poggy” Kogi)表示很看好
Hyke,认为品牌有潜力受到西方市场的欢迎。“对目前苦苦寻觅 Phoebe Philo
时代 Celine 的粉丝而言,Hyke 或许能填补市场空白。”

Yasutoshi Ezumi

对于很对新兴品牌而言,东京时装周是其前往巴黎的跳板——多数获得东京时尚大奖的品牌会顺势加入巴黎时装周。本次时装周期间,Auralee
的设计师岩井良太获得本次东京时尚大奖(The Fashion Prize of
Tokyo)冠军,他将在东京都厅的支持下,未来两季前往巴黎展示作品。

这次东京时装周总共有23,100人,而出席的国际买手人数从今年239人增长至246人,而去年十月国际买手人数为221人。中国买手出席人数最多,其大约占有50人,而美国和香港分别占40人和30人。组织者表示,亚洲零售商和电子商务网站在本季有很好的表现,而更多的日本设计师也更努力地在其他地方展示他们的服装系列。

很多买手指出,尽管今年有众多初次参与时装周的新品牌和年轻设计师,但无一能成为下一代品牌的中流砥柱,在海内外市场取得成功。本次时装周共有20个首次参加的品牌,包括
STAIR、IHNN、kotohaykozawa、malamute、Ksenia Schnaider、RABD 等。

图片 1

本次的东京时装周的表现依旧褒贬不一。不少人认为2019春夏系列会获得满堂喝彩,但事实上并不为买手和记者等业内人士看好——虽然也有一些亮点,但整体水准不如上一季。还有部分人表示,倒是在秀场以外的地方发现了“遗珠”。

Motohiro Tanji

本次是亚马逊赞助的第五届东京时装周,从参与时装秀和活动的品牌阵容来看,组织方正不断提高准入门槛。但这一季不如人意的是,At
Tokyo 项目的 Anrealage、N.Hoolywood、及 Christian Dada 和 Bed J.W. Ford
联合秀四大重磅品牌,均已在其它时装周展示过作品。这些品牌提升了东京时装周的声望和话题度,但能获得的潜在商业利益很小。宫本智美表示:“与巴黎时装周完全不是一个量级,时装秀产量也相对较差,但就东京时装周本身来说,产量在逐年提升。”

阪急阪神百货男装买手宫本智美表示,计划与未参加时装周的新晋日本品牌
Comoli 合作。“Comoli
采用日本独有的面料,且品牌设计师认为服装需要给人以新鲜的穿着感,我能感受到品牌不受潮流影响的坚定信念。”

芝崎庆子个人看来,2019春夏系列表现最佳的日本本土品牌是 The
Dallas,该品牌举办了一场展示会。“上一季,他们在时装周主会场办了时装秀,用趣味十足的时装引发一波高潮。今年他们包了酒店的一层楼来展示作品,且每个房间都设置了不一样的故事。他们通过装置阐述了品牌特性,作品本身也很棒。”The
Dallas
是田中文江2016年创办的设计师品牌,其设计灵感来源是自立自强的女性。除女装产品外,品牌还出售复古风的配饰。

10月21日,由电商巨头亚马逊冠名主办,为期6天的东京时装周落下帷幕。

图片 2

值得一提的是,森永邦彦主理的
Anrealage,在1200多名观众前展示了过去15年间的100款作品。森永邦彦表示,希望东京时装周能“再次成为每个人梦寐以求的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