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4
作用理念

其改良设计的中山装也是中国最具革命意义和流行性的服装,成为一个时代重要的美学象征

“山清水秀风光好,国泰民安气象新”,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服装作为人类文明与进步的象征,如何从一个重要侧面,折射出时代风貌与时代精神?记者日前就有关问题,采访了设计文化学者、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兼策划总监曾辉。

图片 1

  孙中山先生是一位伟大的革命家,其改良设计的中山装也是中国最具革命意义和流行性的服装。11月30日,由中国公共外交协会、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日本孙中山文化基金会主办,中国服饰报社承办的纪念孙中山先生诞辰150周年中日时尚论坛及时装秀在北京举行,中国设计师张肇达和日本设计师小筱顺子共同发布了各自设计的新款中山装,并举办中日时装秀。此次活动旨在缅怀先贤基础上推陈出新,倡导国际化与时尚的结合。在设计师的创新思路下,中山装似乎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回归。

图片 2

服饰的穿搭是民族文化特性与审美情趣的一种载体,它以非文本的方式记录着社会政治、经济及文化的历史变迁。服饰的流行特性、穿搭风格与时代同步,中国民众的服装穿搭风格,从一个侧面反映着中国国民在不同时期的生活方式、审美意趣以及对时尚的不同理解和追求,折射出了中国政治、经济、民俗、宗教、伦理、社会风尚、价值观念以及社会心理等方面发展变化,是一面“时代的镜子”。

衣以载道论今昔

北京国际设计周组委会办公室副主任兼策划总监曾辉

1978年的改革开放对中国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变革。国家的进步,经济的发展使得人们的生活开始丰富多彩起来,人们的穿搭风格也开始有了变化。改革开放的四十年可以说是中国飞跃的四十年,服装、穿搭风格从简朴单一的款式和灰暗的色彩中走出来。

  对于中山装的起源有各种流传。孙中山旅居日本多年,当时其便服则是从日本学生制服改造的。他将日本学生制服的诘襟改成立折襟,并改变了口袋的样式。中山装可以说在综合了日式学生服与欧洲服装基础之上所设计的中式服装。中国著名服装设计师张肇达说:所有的创新都是为了传承,中山装的出现正是分享人类共同文明之举。

记者: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的穿衣习惯经历了怎样的变化,能否用几个关键词来概括和描述?

而历史的变革延续到今天,随着时代的进步与发展,人们的审美要求、价值取向也在与时俱进、不断更新,而服饰变化体现得最为直观,这点从我们平时的穿衣着装上就可以深刻地体现出来。再重新回顾曾经流逝的岁月,可以说服装的演变史就是人类的文明史、进步史。

其改良设计的中山装也是中国最具革命意义和流行性的服装,成为一个时代重要的美学象征。  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主席张庆辉认为,中山装是一个时代的象征。今天我们的优秀设计师用东方的审美方式与视角,融合民族和时代的元素来进行创新设计,重新演绎中山装,这是纪念孙中山先生的一种很好的表达。中山装也是一个符号,由此引发我们今天对时尚的思考。

曾辉:衣食住行是人的基本需要,服装是社会文明的晴雨表。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随着历史发展、社会进步,服装的功能逐渐从早期的御寒、遮羞,演变成为人们精神的一种形象的载体,成为一个时代重要的美学象征。

七十年代,当时人们还未从禁锢思想与自由的年代中解放出来,人们的着装是具有革命性色彩的,大都是军绿色,和单调的蓝色解放衣,鲜有色彩,而且式样单一,几乎千篇一律,这一时期人们的生活也就如同人们的穿着一样朴实单一。经济的不发达、市场的闭塞、信息的不流通导致人们生活水平普遍不高,人们对于服装更是没有什么要求。那时的人们崇尚节俭的生活态度,对于服装基本都是大的穿完传给小的穿,“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是对这一时期人们衣着的真实写照。

  日本孙中山文化基金会副会长渡边满子通过照片来诉说她的家族与中山装的历史渊源。她认为,一个人的着装不仅反映他的状态,也是对对方的一种礼仪态度。中国服装论坛执行主席王军结合各国对于服装的礼仪,重点对中山装这一时代的产物作了进一步的阐释,对时尚的创新与传承寄予厚望。陈云龙作为红帮裁缝第三代传人,讲述了红帮裁缝的历史。红帮裁缝发轫于清末民初的宁波,作为当时最早与国外通商的口岸城市之一,不少裁缝曾为外国人(又称红毛)制衣,红帮由此得名。在中国服装史上,红帮裁缝创立了5个第一:中国第一套西装,第一家西服店,第一部西服理论专著,第一家西服工艺学校,当然,还有第一套中山装。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服饰文化的变迁,可谓时代风貌的生动反映:欣欣向荣、丰富多彩。尽管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时期,可能会有不同的趋势或潮流,但一以贯之的是,人们用服装来体现精神状态、表达美学主张的愿望。如果要用关键词来概括这种特征,那我认为,是蜕变和迭代。所谓蜕变和迭代,是指像蝉蜕壳变一样推陈出新、焕然一新,像潮汐景观一样有涨有落、循环往复。

看过一个镜头,一位年轻姑娘围了一件红围巾去上工,受到周围人的指责,说她是“小资严重”,她愤然回到家,流着泪把围巾染成了蓝色。让正值青春妙龄的女性,终日裹挟在灰暗的世界里,哪有青春靓丽可言,简直是暴殄天物。

  衣以载道是一种精神。中国服饰报社总经理、《艺术与设计》杂志社社长钱竹谈到,中山装的对称和一板一眼,警醒我们做事要有规矩。改革开放后提倡穿西装,要的也是一种精气神。现在,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大大提升,如G20峰会在杭州举办,使用新中山装这样的礼服是再恰当不过了。衣服始终服务的是人,它既是民族文化发展的缩影,也是国家进步的缩影。中国人就是要穿出自己的样式,这点很重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喇叭裤在欧美成为一种时尚。70年代末,中国进入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时期。人们对世界的认知渠道越来越多,通过图书、广播、影视等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服饰文化。喇叭裤在中国风靡一时,与之配套的还有太阳镜、紧身衣等。90年代以来,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经济快速增长,文化持续繁荣。中国服饰文化,包括制造业体系更加发达,很好地满足了人们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的着装需要。潮流稍纵即逝,风格千变万化。

那个年代,衣服是束缚,人心是枷锁,令人悲哀。况且由于当时经济体制的特殊性,一些商品要凭票供应,也局限了人们的穿衣要求。看过一帧照片,1979年,由皮尔·卡丹率领的法国时装周来到北京,模特衣着的多姿多彩与国人的一片“黑、灰、蓝”形成鲜明对比,仿佛是两个时代。

  中山装回归体现文化自信

改革开放,就好似打开了门窗,让我们和世界在融合,在同步。人们不断通过服装来改变自身,不仅是外观层面,还包括审美趣味。

八十年代,改革的浪潮初起,随着西方和诸多文化的输入与传递,人们的思想意识开始觉醒。物质水平的逐渐提高,观念的更新,促使人们不再满足于单调的着装方式,向朦胧的时尚潮流转变,健美裤、喇叭裤、蝙蝠衫、红裙子,是那个年代特有的潮流标签。喇叭裤刚兴起时,受到许多人的抵制,被认为是不良青年的穿着。

  中山装结构的形成与发展过程深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其前襟的四个口袋代表国之四维礼、义、廉、耻,前襟五粒纽扣象征五权分立,袖口三粒纽扣代表三民主义,上部小口袋的倒山形体架式袋盖寓意知识分子的重要,这种暗喻是中国传统服饰文化和服饰审美思维中最具代表性的特征。闭合的翻领、前衣襟五粒纽扣系结,体现出中正、坚韧、挺拔的中国传统文化精神。

记者:人们的视野越来越开阔,审美越来越多元。具体到服装方面,究竟什么是美,是否贵的就一定美?我们应该树立什么样的服饰观?

当年,如果有青年穿着喇叭裤、花格子衬衫从别家门前经过时,长辈们通常都会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一句“不学好”。学生自然也是不敢穿的,何况学校里也不让穿,如果穿着这些“奇装异服”,是不准进校门的。后来喇叭裤、蝙蝠衫在小城逐渐风靡,人们似乎也认可了那样的一种存在,观念上有了改观。那时,年轻人如果能从亲戚朋友淘汰的旧衣服里找到一条自己穿得的喇叭裤,怕是最欢喜的事了。

  民国时期到新中国成立初期,中山装携带着一份社会彻底改革、人民当家做主的民族自尊和自豪感而风靡全国。中山装曾一度流行为当时中国男子最喜欢的标准服装之一。很多领袖人物如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都常穿中山装。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人们开始追求个性化,中山装作为全民服装的热潮逐渐消退。今天我国的领导人在一些重要场合也会穿中山装。

曾辉:这个问题非常重要。推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归根结底是要让文化有效地改变和提升国人的生活方式、审美品位。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何为美好生活?它不只是浅层的感官愉悦,更意味着有品质、有美学、有追求。

八十年代中期,引领时尚风向标的两部电影,《庐山恋》和《街上流行红裙子》的上映,让人大开眼界,同时也带来了强烈的视觉冲击。色彩纷呈的服装展现,穿着时的飘逸与灵动,泳装、裸肩装的出现,全面阐释了女性多角度的美。

  籍贯广东中山的张肇达,从小受父辈影响,对孙中山先生的伟大情操和崇高思想更是敬佩有加。张肇达表示,此次对于新中山装的创作正是渴望在中山装的经典与个性中取得平衡。他在对中山装进行重构时,保留了最为核心的立领和口袋的设计,以古希腊巴比伦美学中对唯美体形的追求,重构中山装的体形,将新中山装变得更合体、更时尚。在男装的设计中,利用蓝、紫、灰、黑为主色,将套装混合搭配,追求更年轻化和潮流感。再将中山装的特征结合女性套装,以米白色、浅灰、深灰为主调,更大胆地加以重构,以彰显个性和时尚,让本极富男性特色的中山装更优雅与简洁。他说,希望能以自己对那个年代的解读和对时尚的理解,将中山装所承载的大时代下中华文化精神重现,既符合当下审美和追求,也传承孙中山先生毕生所倡导的天下为公的思想。

图片 3

美,就应该这样自然而然的呈现,穿衣理念纯属个人行为,无关乎阶级性,它传达的是一种意象,人们在获得美感的同时,必然会向这种情感转变,进而演变成一种时尚风潮。华服着身,释放的信息是良好的精神风貌,美好的时代,和对潮流认可的一种价值观。八十年代,是人们一步步摆脱心理上的束缚,从封闭与沉闷中解锁,逐步向美与时尚大胆追求、全情释放的年代。

  另一位日本设计师小筱顺子则是在日本乃至国际舞台上与三宅一生、山本耀司和高田贤三等殿堂级泰斗齐名的大师。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小筱顺子便带着她的设计去了巴黎,此后,她一直在巴黎时装周发布其个人时装秀。而在中国,小筱顺子长期以致力于促进中日时尚文化交流的使者形象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1985年夏天,她在北京举办了当时中国国内最大的时装秀,反响热烈,此后20多年间相继在北京、上海等地举行多场发布会。今年,她不仅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特别发布会,更成为上海世博会的推广大使,并在798艺术园区举办展览,孜孜不倦地推进中日时尚文化的互动与交流。

潮流稍纵即逝,风格千变万化

到了九十年代,服装的变化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人们在逐渐了解时尚的涵义后,服饰也向多元化、风格化看齐,专卖店的出现,树立了人们的品牌意识,也打开了向国际化接轨的窗口,个性化的服装初见端倪。这一时期,服饰变化的发展让人应接不暇,人们对待服饰的态度也更为开放与包容。

  四方剪裁、几何造型是她的最爱,蚕茧形、螺旋形的样式,前卫动感十足;黑色是她常用的颜色,因为能平衡造型带来的冲击;如果不用黑色,那么一定就是纯色。她表示,在流浪的心态里融合希望与和平的信仰是自己希望达到的境界。

随着时代发展,美的标准也在变化。以服装为例,美的标准具象化为材质运用、剪裁方式、款型效果、色彩搭配等。在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购买服装,考虑更多的可能是材质好坏、耐用与否。有了闲钱、生活富足时,便在服装款式、色彩等方面有了更多关注和讲究。

当时间的车轮迈向21世纪的时候,经济的富足、眼界的拓宽、时尚文化的多维度碰撞,使人们对服装以及搭配的诉求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从当初的御寒、盲目崇拜、跟风从众,转变为一种展现自我、追求个性与品位的更高境界,面料的舒适度、自我的彰显,成为人们着装的首选。服饰已成为个性的代言,服装品牌的发展也更加注重品牌的文化底蕴和品牌的国际化。这是人们文化思想的进步,也是心灵成熟的表达。

  在T台上,中山装又重新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之中。虽然变换了材质、细节,但是中山装经典的形象还是回来了。在服装界日益强调本国元素的今天,中山装的回归也成为我们这个大国文化自信的一种鲜明体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人都想穿得舒服、穿得体面。绝版服饰、奢侈品牌的出现,反映了人们对于个性和美的追求。这本身无可厚非,但不应盲目跟风、过分迷恋。事实上,服装不是孤立的,而是要和整个生活空间、生活方式的调性相匹配。人和服装有机融合、相得益彰,做到人衣合体、人衣合一,才是最佳状态。

现如今,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对外交流的日益密切,具有中国元素的服饰文化日益受到世界的关注。服饰文化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旗袍、织锦等复古风的回归,助推着中国时尚的脉动。服装是软实力,如何把传统文化与现代工艺相结合,让中国文化与世界时尚接轨,打造出属于我们自己国家的原创品牌,让时尚产业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这是我们的一个期待。而我们处在这样一个历史性的时间节点上,该用一种怎样的精神面貌迎接新时代,也是对时尚界发起的时代之问。

(本文原载《中国文化报》2016年12月11日)

物质和精神,是构成美好生活的两个维度,不宜偏废。穿上名牌、住上豪宅不一定就幸福,关键是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行为方式。对于服装来说,材贵、技繁、奢华未必是美。选择适合自己的,并能够穿出自信、穿出品位,才是美之所在。

四十年的服饰变迁,可谓波澜壮阔、叹为观止。中国人是把衣服作为一种审美观、价值观、人生观去穿的,既要有内涵,也要有形式上的美丽。“见衣如心”,人们通过衣服展示了自我的精神世界,彰显了能力与品格的双重自信,这种自信也是我们走向世界应有的姿态。我们每个人都被时代大潮裹挟着向前走,既是新时代的见证者,也是受益者,通过“衣”这个与人类生活紧密相关的,打上时代烙印的触角进行解读,从中管窥历史的流变、时代的变迁。

记者:近年来,在国际舞台上,时常能看到中国传统服饰元素。在增强文化自信、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方面,服装可以发挥哪些积极作用?

图片 4

巴黎时装周刮起中国风

曾辉:有句话说“文化自信,服装先行”。改变自己从服装开始,这是一种比较自然的表达。有了一条新领带,人们可能就会考虑换衬衣、换外套、换裤子、换眼镜、换发型,甚至换窗帘、换家具、换居室。之所以“服装先行”,是因为服装是个快速反应体系,可以在短时间内改变并流行起来。人们捕捉时尚并积极追求,可能逐渐又催生了新的美学潮流。通过服装来增强文化自信,有着直接和重要的意义。

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世界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必然要为世界文化贡献中国美学与智慧。中华文化需要走出去,世界也需要中华文化。这种“走出去”,不是送出去,而是卖出去,让世界消费中国当代创意文化。创新理念方法、加大推进力度,中华文化方能更好地走向世界。反映在服装方面,这些年东方美学在国际时装舞台上备受瞩目、大放异彩。国外很多服装设计师,开始主动借鉴吸收中国传统服饰元素,来进行美的创造。中国传统服装通过现代设计的转化,变得更时尚。

当前,东方美学可以挖掘的传统文化资源和民间设计智慧还很丰富。东方设计的创新和创造,基于人类追求美好生活的共同愿望,可谓一个全球性的文化表达。它不局限于一种样式,而是追求文明的交流互鉴。改革开放40年,窥一斑而知全豹,从服装这滴水,就能看到明媚的阳光,看到大千世界、世事纷呈,看到经济发展、文明进步。未来,希望中国服装行业继往开来、吐故纳新,向世界展现中华文化的独特魅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