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用理念

由工商部门设立了中国轻纺城花样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并专门设立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

近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与国家版权局相关部门负责人一行,考察了浙江绍兴中国轻纺城。

日前,我国四大纺织品集散中心的版权管理部门、市场管理机构代表齐集浙江绍兴,正式签订框架性合作协议。四地联手在家纺版权登记、执法保护、版权宣传等方面加强协作,在为四地纺织企业转型升级鸣锣开道,也将为中国纺织产业升级保驾护航。据悉,四地已达成共识,以花样版权保护为抓手促进家纺产业发展,并形成了各有特色的保护机制。同时,四地求同存异,进一步完善版权登记制度、统一侵权认定和赔偿标准,加强版权保护合作才刚刚迈出第一步。

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副总干事西尔维·福尔班等实地考察了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绍兴金凤凰家纺科技有限公司,参观了中国轻纺城展示中心,并听取了浙江省版权局和中国轻纺城花样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有关中国轻纺城纺织面料花样版权登记保护工作的情况介绍。西尔维·福尔班认为,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保护工作很具创新性,完全符合《伯尔尼公约》的精神。她表示,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一定大力支持中国轻纺城的纺织品花样版权保护工作,共同为把浙江绍兴柯桥打造成国际纺织之都而努力。

四地版权保护各具特色

由工商部门设立了中国轻纺城花样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并专门设立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浙江绍兴中国轻纺城是我国最大的纺织产品集散地,销售网络遍布世界187个国家和地区。纺织面料花样是具有核心地位的知识产权,当地政府高度重视面料花样版权保护,并专门设立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目前,该办公室已累计受理花样版权登记申请43497件,核发作品登记证32031本,调解争议纠纷2369件,行政查办侵权案件64件,法院司法立案2253件、办结2203件。

目前,家纺、服装面料花样的一般更新周期为4个月,服装面料最短的则只有1个星期。更新速度如此之快,版权保护凭借其审核时间短、快捷便利的优势显得尤为重要。

据悉,中国南通家纺城是我国最大的家纺面料专业市场,其所在地南通川姜镇以镇长为组长,工商、税务、公安、管委会、版权等专职机构
18人成立知识产权领导小组,建立知识产权管理办公室,版权、专利、商标工作齐头推进。“经营户一旦发现市场上出现侵权产品,只要将投诉信放到办公室邮箱,第二天,就会有执法人员出现在侵权现场。”南通市嘉宇斯公司知识产权部部长瞿汉宾表示。正是这样的高效机制,南通家纺城吸引了2000多家家纺面料经营户入驻。2009年,累计登记的印花布美术作品近1.8万件,其管理经验被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作为优秀案例。

浙江绍兴中国轻纺城是全球品种最多、规模最大的轻纺产品集散地。其中,以家纺和服装面料居多。多年来,轻纺城以花样保护为抓手,推进市场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由工商部门设立了中国轻纺城花样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受浙江省版权局委托,开展花样版权受理、登记初审、代发证书工作,但尚不具备版权行政执法的职责。“这是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资源优势和版权管理部门的业务指导结合,共同促进市场版权保护工作的创新典范。”浙江省版权局版权处处长王少杰向记者表示。2009年,中国轻纺城受理花样登记3600余件,是此前8年间登记总和的近4倍。

与南通、绍兴不同,广东省家纺行业主要通过行业协会,在业界倡导和推行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和维权工作。2007年广东家纺协会内部还成立了版权保护联盟。潍坊星河国际轻纺城是以棉纺为龙头的纺织专业市场,其在内部宣传、完善执法、引进优秀纺织品花色设计单位进驻轻纺城等方面加大了创新力度。

恶意登记执法维权掣肘

加大花样版权保护、促进产业健康发展已逐渐成为各地的共识,并形成了各自的特色。“单就花样版权保护而言,由于各地管理机构和标准各异,在版权登记和执法维权上仍然问题重重。”绍兴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主任薛白表示。

目前四地版权保护机制特色各异,版权登记机构就不尽一致。另外,版权登记制度以自愿为原则,实行形式审查,对于“原创”的把握尺度难免有别,这就为重复登记、抢先登记异地流行花样的“恶意登记”留下空间。“市场内三分之一的版权登记作品,属于拿来主义。”中国轻纺城印花布行业协会秘书长陆仕彪表示。

陆仕彪遇到不少这样的案例:有两个经营户都拿出版权登记证书,一模一样的花型,登记在同一个版权局,互相指责对方侵权。后经调查才发现,作品来自于同一本画册,双方都不是真正的原创者。还曾有经营同一花样面料的两个经营户,看到一方在省内版权局登记后,另一方就转道到附近外省版权局进行登记。后者不但能顺利登记下来,甚至在登记创作时间上还提前了1年多。

异地维权难、侵权成本低是影响经营户创新花样的另一道坎。在广东、浙江等地打了十几个官司的瞿汉宾说起异地维权满腹的辛酸:“首先是取证难,到异地市场取证成本高、难度大,人还未到,侵权的产品可能早就转移了;然后是司法保护中可能因为地方保护主义,一个明显侵权的案件,一审却判不侵权,我们只能提上诉。诉讼周期拉长,对于企业而言就是维权成本的成倍增加;最后即使打赢了官司,也可能得不到足以支持维权成本的赔偿。”

侵权赔偿太低,广东省家用纺织品行业协会会长黄锦权也有同感:“在中国,一个纺织花样侵权罚款7000元。而从法兰克福交易市场上买一个花样画稿就需要约1万元,从画稿变成产品,还要经过研究修改,一个花样的成本至少5万元。创新成本水涨船高,而侵权成本太低,谁还愿意来创新?”

四大重地联手护版权

知识产权保护对于纺织产业发展有多重要,纺织产业四大重地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就有多重要。用黄锦权的话说:“江苏、浙江、广东和山东是全国经济大省,管好了这四个地方纺织产业的版权保护,全国纺织产业80%以上的版权问题就管住了。”

日前,由绍兴县中国轻纺城花样版权登记管理保护办公室发起,四地正共同协商跨区域纺织品市场版权保护协作机制。在《浙江绍兴、江苏南通、山东潍坊、广东佛山纺织品市场版权保护与合作协议》中,各方就建立四地联席会议制度、四地市场版权宣传协作制度、作品登记证据优先采信、版权侵权案件协查、四地版权管理机构花样登记资料库信息互查共享、四地联合举办花样创意大赛、四地协作信息通报等达成一致。

在版权登记上,“我们应该在建立花样登记资料库基础上,实现各方信息互查共享。”王少杰表示,按照相同的分类标准,能将同一类型的花样分门别类建立数据库,在登记审核的时候有据可查,认定原创的时候标准也能相对统一。不过,随着版权登记数量逐渐快速增长,单就如何建立合理的分类标准,能实现海量信息的检索和比对,无疑就是对四地合作的一大挑战。

此外,四地也正商议建立侵权投诉绿色通道,探索针对涉及四地市场的花样版权侵权行为,支持异地受理投诉,支持互为协查取证,并统一处罚尺度的合作机制。陆仕彪正联合其他三地协会的负责人,起草行业自律宣言。

纺织品花样版权保护涉及登记、注册、备案、侵权查处等各个环节,创新者的合法权益要得以保护,离不开政府营造的良好创新氛围,也需要市场主体的遵约守法。四地的版权保护合作刚刚起步,将为四地纺织企业转型升级鸣锣开道,也将为中国纺织产业升级保驾护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